幽梨子

腐女兼娃娘一枚,不定期发些短篇或完结文,发了就不会弃坑,无肉不欢,所有文和图不得无授权私自搬运。
目前写过米优,快新,熙华,三日鹤等,欢迎同党翻阅吃粮,文风傻白甜,少虐,文笔渣,感谢每个来看文的小可爱。
求补档肉的小可爱们请加企鹅群在群文件查找:快新群号533302557;灵契群号584738629

【刀剑乱舞】《我家本丸的聊天日常》(刀剑日常聊天体7-8)

【本丸聊天室】——Day 7

压切·拒绝牡丹饼·心好累·主命长腿部:早上好,又是个晴朗的天气呢。

山姥切·裹紧被被·别说我漂亮·国广:早安。

一期·短刀皆吾弟·一振:今天有出阵计划吗?

压切·拒绝牡丹饼·心好累·主命长腿部:目前没有。

明石·不想动·国行:就是说可以睡一整天了?

萤·气场两米八·丸:国行真是的,都过九点了,快点起来啦。

压切·拒绝牡丹饼·心好累·主命长腿部:虽然是休假日但也不能这样堕落,全部给我起床,主公不知何时就会安排任务,这样懒惰可怎么行!

明石·不想动·国行:啊,真不想动啊。

烛台切·全丸麻麻·光忠:院子里已经有很多人了哦,难得的好天气,出来活动活动怎么样?

明石·不想动·国行:萤丸想出去的话,我就努力一下爬出被窝好了。

萤·气场两米八·丸:那出去吧,国俊去旅行还没回来,明石要是不陪我的话就太无聊了。

明石·不想动·国行:好好。

一期·短刀皆吾弟·一振:一提到萤丸的事就会提起干劲呢,明石殿下。

明石·不想动·国行:这一点,一期殿下应该与我一样吧。

一期·短刀皆吾弟·一振:说的是呢,弟弟们的事情无论如何都要放在第一位啊。

笑面·不是嘲笑·也不是绿河·污江:兄长们大早上就开始交流经验了呢。

莺丸·刃生圆满·出阵不如喝茶:今天异常疲惫呢。

鲶鱼·浴室麦霸·尾藤四郎:太爷爷没睡好吗?

山姥切·裹紧被被·别说我漂亮·国广:近来并没有出阵或远征吧。

膝·阿尼甲又忘我名字·弟弟丸:也没有内番的安排,短刀们才是累坏了。

大和守·冲田病·不安定·大魔王:上年纪了吧,毕竟是老爷爷了呢。

加州·世界一番可爱·清光:哎?年纪大了会容易失眠吗?

髭·记不住名字·鬼切:难道不是茶喝的太多了吗?

膝·阿尼甲又忘我名字·弟弟丸:可是莺丸殿下每天都在喝茶,阿尼甲。

髭·记不住名字·鬼切:嗯?那果然还是年纪太大了呢。

大包平·天下五剑算什么·我最美:不是莺丸自己的关系,你们真是够了。

笑面·不是嘲笑·也不是绿河·污江:难道是隔壁又太吵了吗?

小狐·想要油豆腐·球:这次连隔着过道的我都听见了。

大和守·冲田病·不安定·大魔王:老人家们真有精力啊。

山姥切·裹紧被被·别说我漂亮·国广:你们可以向主公申请把他们两个的房间调到远处。

笑面·不是嘲笑·也不是绿河·污江:扔到后院隔离起来。

堀川·最强兼吹·厨力破天·国广:不要这样对老人家啦。

和泉守·爱豆露·强大又帅气·兼定:我们这边也隐隐听到了声音。

小狐·想要油豆腐·球:而且似乎听到鹤丸在认错?

加州·世界一番可爱·清光:是不是恶作剧过头了?昨天不是拿到经费去万屋了吗。

堀川·最强兼吹·厨力破天·国广:买了什么惊吓道具结果玩得太过了吧。

膝·阿尼甲又忘我名字·弟弟丸:但是只是这样的话,不会吵一整晚吧,还弄出那么大的动静。

髭·记不住名字·鬼切:所以果然还是做了那种事,是做到何种地步竟令鹤丸喊了一整晚呢,三日月宗近真是个过分的人啊,我对膝丸就不会那样。

膝·阿尼甲又忘我名字·弟弟丸:啊啊阿尼甲。

一期·短刀皆吾弟·一振:也许做了三日月最不能忍受的事吧。

大包平·天下五剑算什么·我最美:你好像猜对了。

山姥切·裹紧被被·别说我漂亮·国广:鹤丸的惊吓吗,整蛊盒子?还是仿真虫子?

压切·拒绝牡丹饼·心好累·主命长腿部:三日月会怕那些吗?

加州·世界一番可爱·清光:如果是虫子,那还真是很吓人啊。

一期·短刀皆吾弟·一振:上次鹤丸把仿真毛虫扔在菜园后,吓哭了当天畑当番的弟弟们,被我追着跑了很久呢,到最后让他吃下一管芥末酱我才稍微消了气,有了这样的教训他应该不会再用虫子了吧。

堀川·最强兼吹·厨力破天·国广:一管芥末吗…..

五喵退:一期尼,好可怕……

一期·短刀皆吾弟·一振:五虎退不用害怕哦,欺负你们的话,身为哥哥的我自然不会放过。

物吉·幸运之刀·贞宗:绝对不可以对粟田口的短刀们动手,这一点现在鹤丸哥哥已经足够明白了。

大和守·冲田病·不安定·大魔王:整蛊盒子我倒是遭受过一回呢。

加州·世界一番可爱·清光:啊,是上次出阵的时候吗?

长曾弥·凶不过二弟·超怂·虎彻大哥:哎?那不是主公送的吗?

大和守·冲田病·不安定·大魔王:原本是那样以为的呢。

堀川·最强兼吹·厨力破天·国广:后来鹤丸先生自己承认了,他把主公准备的盒子替换了。

和泉守·爱豆露·强大又帅气·兼定:而且连近侍都没有察觉,某种意义上来说也很厉害啊。

大和守·冲田病·不安定·大魔王:啊,不过那次也多亏了他的盒子,才让我的心情平复下来,不再那么紧张了呢。

加州·世界一番可爱·清光:嘛,毕竟之后他还是把原来的盒子还给你了,倒也不是太过分的事。

物吉·幸运之刀·贞宗:哈哈,毕竟就是那样的性格呢。

烛台切·全丸麻麻·光忠:也算是鹤先生的魅力之一,不是吗?

小狐·想要油豆腐·球:这句话被三日月看见了就麻烦了。

三条大佬·今剑:他现在应该还没起床吧。

三条大佬·院长·岩融:真是危险。

笑面·不是嘲笑·也不是绿河·污江:不然醋坛子又要翻了吗。

烛台切·全丸麻麻·光忠:哎?是说我吗?不会吧,鹤先生是家人啊。

三条大佬·院长·岩融:哈哈哈哈,可不要小看他的嫉妒心啊。

太鼓钟·超华丽·贞宗:鹤先生都很久没对我们搞惊吓了呢。

大俱利·不想混熟·伽罗:这样很好。

烛台切·全丸麻麻·光忠:毕竟我们对他的惊吓太熟悉了,已经达不到惊吓的效果了。

山姥切·裹紧被被·别说我漂亮·国广:所以就把对象锁定在其他刀吗?

药研·短刀身太刀心·藤四郎:说起来,上次的赏樱会,鹤丸殿下还把弟弟们的葡萄汁偷偷换成了葡萄酒,弟弟们大醉了一场,还对葡萄酒上了瘾,气得一期尼追着鹤丸给他灌酒,连次郎太刀的珍藏大吟酿都用上了。

乱·女装大佬·藤四郎:那次可真是灾难呢。

一期·短刀皆吾弟·一振:引诱弟弟们喝酒这件事,真是玩笑开过头了啊。

不动·酒喝够了·信长吹·行光:我倒是很清楚酒的魅力啊,少喝些葡萄酒应该也没关系吧,酒精应该含量很少,一期殿下总当弟弟们是长不大的小孩子呢。

乱·女装大佬·藤四郎:少一些是没什么,但那次大家都好奇怪呢,没想到醉酒的骨喰哥哥竟然…竟然…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鲶鱼·浴室麦霸·尾藤四郎:不要说出来啊,乱。

包丁·人妻控·藤四郎:但是鹤丸哥哥昨晚买了很多点心过来呢,大家都分到了糖果和团子,鹤丸哥哥偶尔也会做好事的嘛。

一期·短刀皆吾弟·一振:嘛,也算是为之前的恶作剧赎罪了呢,说起来,鹤丸昨晚到底做了什么事?

莺丸·刃生圆满·出阵不如喝茶:鹤丸发现了新的整人道具——血浆,于是买了很多回来,弄得房间又乱又脏。

药研·短刀身太刀心·藤四郎:哇,那打扫起来应该很费劲啊,如果弄到被子上就不好洗了。

鲶鱼·浴室麦霸·尾藤四郎:就是因为弄脏了房间,所以爷爷生气了吗?

大包平·天下五剑算什么·我最美:真正另三日月生气的是鹤丸竟然装死。

小狐·想要油豆腐·球:那真是可怕啊。

大和守·冲田病·不安定·大魔王:三日月爷爷被吓坏了吧。

莺丸·刃生圆满·出阵不如喝茶:明明前不久因为重伤已经惹过三日月生气了,鹤丸居然还这样玩。

一期·短刀皆吾弟·一振:这就过分了。

大包平·天下五剑算什么·我最美:所以三日月昨晚一开始是不理鹤丸的。

莺丸·刃生圆满·出阵不如喝茶:进门看见鹤丸满身是血地躺在那里,三日月吓得直接跪在地上了。

笑面·不是嘲笑·也不是绿河·污江:是以为鹤丸碎刀了吧。

小狐·想要油豆腐·球:三日月最见不得鹤丸受伤,而他竟然用这件事来恶作剧,三日月脾气再好也会生气吧。

大包平·天下五剑算什么·我最美:所以鹤丸后来意识到祸闯大了,就粘着三日月一直道歉,还说了以后再也不会那样,希望三日月原谅他之类的话。

莺丸·刃生圆满·出阵不如喝茶:但三日月还是不理他,似乎想借这次给鹤丸一些教训,鹤丸没办法,就来跟我商量。

鲶鱼·浴室麦霸·尾藤四郎:然后呢?

大包平·天下五剑算什么·我最美:然后莺丸告诉他做一件三日月喜欢的事,谁想到他竟然又跑去万屋,买了个什么情趣内衣,让三日月随意惩罚,害我们一晚上没睡好觉。

笑面·不是嘲笑·也不是绿河·污江:情趣内衣!!![突然兴奋.JPG]

鲶鱼·浴室麦霸·尾藤四郎:哇,鹤丸先生好大胆啊!

大和守·冲田病·不安定·大魔王:他要是知道这点事都被你们爆料出来了,估计都没脸冒泡说话了。

加州·世界一番可爱·清光:毕竟安定也干过同样的事呢~

鲶鱼·浴室麦霸·尾藤四郎:真的吗,安定先生也穿过情趣内衣吗!

乱·女装大佬·藤四郎:这难道是一种潮流?

大和守·冲田病·不安定·大魔王:清光!

堀川·最强兼吹·厨力破天·国广:我是不是也应该试一试呢……

和泉守·爱豆露·强大又帅气·兼定:国广的话,可爱的猫耳装一定很适合呢。

堀川·最强兼吹·厨力破天·国广:兼桑!

鹤丸·想吓天·搞事老人·国永:莺丸!你竟然!!!

三日月·哈哈哈·失智老人·宗近:鹤炸毛的样子真少见呢,可爱。

大包平·天下五剑算什么·我最美:扰民一整晚,还不许我们吐吐苦水了?

鹤丸·想吓天·搞事老人·国永:那也不能这样出卖我啊,真是的,没脸见人了!

三日月·哈哈哈·失智老人·宗近:真容易害羞呢,那么关于这件事,请大家不要在继续讨论了。

鲶鱼·浴室麦霸·尾藤四郎:既然爷爷这样说,那好吧。

笑面·不是嘲笑·也不是绿河·污江:我还是对情趣内衣比较感兴趣,什么样子的,蕾丝镂空吗?还是只有几根带子,想想真是热血沸腾啊。

三日月·哈哈哈·失智老人·宗近:请收起你的想法,青江。

石切·爸爸·丸:不要再添乱了,青江。

鹤丸·想吓天·搞事老人·国永:我要搬去小乌丸大人的房间。

日本刀之父·小乌丸:自己的事,不要扯上为父。。

大和守·冲田病·不安定·大魔王:小乌丸大人难道一直在潜水……

一期·短刀皆吾弟·一振:吸取教训吧,鹤丸殿下。

鹤丸·想吓天·搞事老人·国永:啊真是的,没了惊吓的人生还有什么乐趣!

三日月·哈哈哈·失智老人·宗近:其他惊吓我都是很欢迎的呢,只是这种惊吓,以后还是不要有了,爷爷我心脏都要停止了。

加州·世界一番可爱·清光:这说明三日月很重视您啊,鹤丸先生。

鹤丸·想吓天·搞事老人·国永:这次是我错了,不过昨晚你也太过分了,小狐丸,让鸣狐做一盘子芥末油豆腐来!

小狐·想要油豆腐·球:……

鸣·不想说话·狐:拒绝。

——TBC——

【本丸聊天室】——Day 8

压切·拒绝牡丹饼·心好累·主命长腿部:都起来,有重要通知。

山姥切·裹紧被被·别说我漂亮·国广:出阵吗?

不动·酒喝够了·信长吹·行光:名单名单。

日本刀之父·小乌丸:新年期间,主上已经给本丸放假。

山伏·咔咔咔·国广:咔咔咔,即使是假日也不能宅在屋里,随小僧一同锻炼去吧!

压切·拒绝牡丹饼·心好累·主命长腿部:很遗憾并不是出阵哦,是关于新系统的通知。

大包平·天下五剑算什么·我最美:是有新活动吗?

压切·拒绝牡丹饼·心好累·主命长腿部:新出了结婚系统,能增加战力的。

莺丸·刃生圆满·出阵不如喝茶:结、婚?

山姥切·裹紧被被·别说我漂亮·国广:是不是哪里搞错了?

鹤丸·想吓天·搞事老人·国永: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三日月·哈哈哈·失智老人·宗近:会不会是主公的惊吓游戏?

大和守·冲田病·不安定·大魔王:爷爷又抢鹤姥爷台词。

三日月·哈哈哈·失智老人·宗近:哈哈哈。

压切·拒绝牡丹饼·心好累·主命长腿部:真的是新出的系统,时间政府正式发布给各位审神者的通知。

三日月·哈哈哈·失智老人·宗近:嘛,先说说详细内容怎么样。

加州·世界一番可爱·清光:这系统能让我变得更可爱吗?

大和守·冲田病·不安定··大魔王:怎样增加战力?能增加多少?

堀川·最强兼吹·厨力破天·国广:会不会有二刀开眼那种合体技?

和泉守·爱豆露·强大又帅气·兼定:哦哦!那岂不是更帅气了!

山姥切·裹紧被被·别说我漂亮·国广:你们的关注点……

不动·酒喝够了·信长吹·行光:听到结婚系统就知道跟我们这些小短刀没关系了。

太鼓钟·超华丽·贞宗:散了散了。

乱·女装大佬·藤四郎:但是有八卦可以看哎。

物吉·幸运之刀·贞宗:没错,不管怎样还是好奇。

五喵退:结婚…是和主上大人吗?

包丁·人妻控·藤四郎:结婚!那本丸岂不是要有人妻了!

药研·短刀身太刀心·藤四郎:我想应该不是,五虎退。

压切·拒绝牡丹饼·心好累·主命长腿部:你们…想什么呢!是刀剑男士之间的结婚系统。

一期··短刀皆吾弟·一振:怎么…结婚,有刀种限制吗?

鹤丸·想吓天·搞事老人·国永:一期你果然先关心这个。

小狐·想要油豆腐·球:继刀剑本子后又搞出这个大事件么。

鸣·不想说话·狐:长谷部殿下,请细说明。

压切·拒绝牡丹饼·心好累·主命长腿部:没有刀种限制,任意两把刀都可以结婚,但是需要有一定的好感度。

髭·记不住名字·鬼切:好感度是什么?双方的恋爱意向吗?那我和弟弟可不会输给别人呢。

膝·阿尼甲又忘我名字·弟弟丸:恋爱什么的,请不要说出来啊,阿尼甲。

髭·记不住名字·鬼切:哦?弟弟又害羞了呀,真可爱。

石切·爸爸·丸:我们要怎样知道彼此的好感度?

笑面·不是嘲笑·也不是绿河·污江:呀~石切你也会关注这个问题啊。

压切·拒绝牡丹饼·心好累·主命长腿部:好了好了先听我说。任意两名刀剑男士均可领取特殊道具在主公那里登记完婚,不分刀种,但需要双方通过共同出阵、内番、远征等任务将好感度积攒至100%, 双方默契度越高,每次任务加的点数就越高,好感度积攒至100%后,可达成“情投意合”成就,用道具登记结婚。

加州·世界一番可爱·清光:我和安定肯定是好感度最高的,不仅是初始刀而且出阵最频繁。

大和守·冲田病·不安定·大魔王:而且同为冲田君的刀,我们的默契是无敌的!

三条大佬·院长·岩融:那不是经常出任务的刀剑岂不是不能参与了。

三条大佬·今剑:稍微有点没自信啊。

压切·拒绝牡丹饼·心好累·主命长腿部:好感度名单我等下会列出来,主公也说了谁若想刷好感度,可以到主公那申请任务。

山姥切·裹紧被被·别说我漂亮·国广:这样大家就不会有怨言了,不过是时间问题。

压切·拒绝牡丹饼·心好累·主命长腿部:那我继续说,结婚的两位刀剑男士一同内番可达成“同甘共苦”成就,其中一方+1则另一方也+1;共同远征触发“双宿双栖”成就,材料收获率加50%;最重要的是共同出阵时,双方均轻伤后有一定几率触发合体技能“双剑合璧”,一同斩杀敌方两名,中伤后若一方真剑必杀则触发“同心断金”,此技能可瞬间斩杀四名敌人,若一方是大太刀或薙刀则斩杀全部剩余敌人,当一方重伤后,后续伤害转移至未重伤的另一方承担;最后一点,婚刀可以继续刷好感度,并且在达到200%时达成“同生共死”成就,可共享刀装与马匹,并且一方带御守可以保护对方不会碎刀一次。

鲶鱼·浴室麦霸·尾藤四郎:我有问题,内番一方+1则另一方也+1,那要是双方都+0,主公会不会气坏了。

山姥切·裹紧被被·别说我漂亮·国广:你们一对对双方+0的时候还少吗?

骨喰·别碰我·藤四郎:少。

鲶鱼·浴室麦霸·尾藤四郎:哈哈哈,兄弟你。

山姥切·裹紧被被·别说我漂亮·国广:骨喰你不算。

压切·拒绝牡丹饼·心好累·主命长腿部:鲶尾你还好意思说,哪次不是骨喰帮你干活才导致你+0的。

鲶鱼·浴室麦霸·尾藤四郎:我错了[怂]

压切·拒绝牡丹饼·心好累·主命长腿部:其他人还有问题吗?

长曾弥·凶不过二弟·超怂·虎彻大哥:“双剑合璧”与“二刀开眼”冲突吗,结婚的话,其中一方不能跟其他胁差开眼了吧。

压切·拒绝牡丹饼·心好累·主命长腿部:我忘了说,已经结婚的刀剑男士无论刀种都可“二刀开眼”,并且其中任何一方不可再在战斗中和其他人开眼。

长曾弥·凶不过二弟·超怂·虎彻大哥:蜂须贺,我们去刷好感度吧。

蜂须贺·真品虎彻·超凶·别叫我二姐:啧,和你这赝品能有什么默契度,得刷到什么时候。

浦岛·超乖·虎彻弟弟:蜂须贺哥哥,你好像很急切,已经默认和长曾弥哥哥在一起了吗。

蜂须贺·真品虎彻·超凶·别叫我二姐:我…没有别的人选而已,而且能提升战力。

烛台切·全丸麻麻·光忠:太刀和打刀也能开眼了吗?

压切·拒绝牡丹饼·心好累·主命长腿部:是的,不论刀种。

烛台切·全丸麻麻·光忠:小伽罗,我们去结婚怎么样?

大俱利·不想混熟·伽罗:嗯。

鹤丸·想吓天·搞事老人·国永:难得难得,居然这么简单就拐成功了,光坊你可以啊。

三日月·哈哈哈·失智老人·宗近:哈哈哈,鹤不也是很简单就被我拐来了。

小狐·想要油豆腐·球:不简单不简单。

一期··短刀皆吾弟·一振:经历种种……

加州·世界一番可爱·清光:爱恨情仇…..

大和守·冲田病·不安定·大魔王:好不容易才走到一起。

鹤丸·想吓天·搞事老人·国永:喂,你们够了!

山姥切·裹紧被被·别说我漂亮·国广:你们都够了。

压切·拒绝牡丹饼·心好累·主命长腿部:@全体成员还有人不知道这消息吗?

山姥切·裹紧被被·别说我漂亮·国广:我猜有……@明石·不想动·国行

明石·不想动·国行:嗯?什么东西,真麻烦。

萤·气场两米八·丸:可是国行,我觉得这系统很有趣哎。

明石·不想动·国行:结婚道具是什么,我这就去买。

大和守·冲田病·不安定·大魔王:明石先生真是提到萤丸就会变得积极呢。

压切·拒绝牡丹饼·心好累·主命长腿部:“永结同心符”,一对刀剑只需一份,万屋9999小判一份,没有这个即使好感度满了也不能结婚。

大和守·冲田病·不安定·大魔王:9999小判……

鲶鱼·浴室麦霸·尾藤四郎:要自己攒的吗?!

笑面·不是嘲笑·也不是绿河·污江:何年何月……

鲶鱼·浴室麦霸·尾藤四郎:年底是不是该发压岁钱了……

压切·拒绝牡丹饼·心好累·主命长腿部:主公为已达到100%好感度的五对刀剑购买了“永结同心符”,你们应该感恩主公,不应该得寸进尺要什么压岁钱了,知道主公这一年多辛劳吗,好感未满的刀剑自己攒钱去!

鲶鱼·浴室麦霸·尾藤四郎:是!

烛台切·全丸麻麻·光忠:明白,辛苦了长谷部君。

压切·拒绝牡丹饼·心好累·主命长腿部:你们知道感谢主公就好了。

大和守·冲田病·不安定·大魔王:感谢,我愿意捐钱给主公!

加州·世界一番可爱·清光:安定你先别闹,是哪五对幸运刀?长谷部先生。

压切·拒绝牡丹饼·心好累·主命长腿部:加州清光&大和守安定200%;和泉守兼定&堀川国广180%;三日月宗近&鹤丸国永160%;一期一振&药研藤四郎140%;明石&萤丸120%。你们几位,可以去主公那里领取“永结同心符”,在上面写好彼此的宣言,登记完成结婚。

笑面·不是嘲笑·也不是绿河·污江:哎?就这些吗,好少啊。

鲶鱼·浴室麦霸·尾藤四郎:我们兄弟的出阵应该不少吧。

髭·记不住名字·鬼切:我们来得太晚了真是遗憾。

膝·阿尼甲又忘我名字·弟弟丸:没关系,我们可以拜托主上多分配些任务。

压切·拒绝牡丹饼·心好累·主命长腿部:还有目前已经接近100%的名单,小狐丸&鸣狐95%;鲶尾藤四郎&骨喰藤四郎95%;烛台切光忠&大俱利伽罗90%;石切丸&笑面青江90%;岩融&今剑90%;长曾弥虎彻&蜂须贺虎彻90%;髭切&膝丸85%。其他没提到的未达到情投意合但有结婚意向的刀们也可以去主公那里查看好感度并请求任务,你们的道具需要自己去攒小判购买。

物吉·幸运之刀·贞宗:好贵啊,鹤丸哥哥他们真的好幸运。

太鼓钟·超华丽·贞宗:不过这样才能说明羁绊的重要性嘛。

烛台切·全丸麻麻·光忠:小贞说得对,而且一起努力换得道具不是更有趣吗。

三日月·哈哈哈·失智老人·宗近:那么身为爷爷的我,来拿出部分积蓄给大家发压岁钱吧。

鹤丸·想吓天·搞事老人·国永:老头子你有那么多私房钱?

加州·世界一番可爱·清光:毕竟三日月是最受主公宠爱的刀呢。

三日月·哈哈哈·失智老人·宗近:加州,你也不差。

大和守·冲田病·不安定·大魔王:老人家茶费花销比较大,清光你不要在意啦,我们的零花钱也不少嘛。

日本刀之父·小乌丸:宗近,你的小判还是留着给吾儿鹤丸用罢,发压岁钱这种事应由为父来做【QQ红包】

三条大佬·今剑:【已领取日本刀之父·小乌丸的红包】哇!谢谢小乌丸大人!

莺丸·刃生圆满·出阵不如喝茶:【已领取日本刀之父·小乌丸的红包】谢父亲。

髭·记不住名字·鬼切:【已领取日本刀之父·小乌丸的红包】感谢小乌丸大人。

蜂须贺·真品虎彻·超凶·别叫我二姐:【已领取日本刀之父·小乌丸的红包】给小乌丸大人拜年。

小狐·想要油豆腐·球:【已领取日本刀之父·小乌丸的红包】感谢红包,恭贺新年。

石切·爸爸·丸:【已领取日本刀之父·小乌丸的红包】谢谢小乌丸殿下,为了同心符,我就先接下了。

烛台切·全丸麻麻·光忠:【已领取日本刀之父·小乌丸的红包】就让我做一顿豪华料理来答谢您吧。

大俱利·不想混熟·伽罗:我帮忙。

压切·拒绝牡丹饼·心好累·主命长腿部:这样和睦真是太好了,主公看见一定会很高兴的。

【系统提示:阿路基已加入本群】

压切·拒绝牡丹饼·心好累·主命长腿部:哎哎哎?啊啊阿路基!

阿路基:大家开心就好,祝你们新婚快乐,今后也要一起走下去哦!

和泉守·爱豆露·强大又帅气·兼定:谢谢主上,我会照顾好国广的。

堀川·最强兼吹·厨力破天·国广:是,兼桑,今后也请多指教了。

一期··短刀皆吾弟·一振:保护弟弟本就是我的职责,更何况他还是我的恋人。

药研·短刀身太刀心·藤四郎:一期尼,我愿将一切交给你,共同战斗,回报这份感情。请放心吧,大将。

小狐·想要油豆腐·球:主公请放心,即使鸣不善言语,我依然全心守在他身边,用心解读他的话语。

鸣·不想说话·狐:小狐丸大人,谢谢你,喜欢你。

烛台切·全丸麻麻·光忠:毕竟已经交往很久了,小伽罗的事我会永远放在第一位,主公不需要担心。

大俱利·不想混熟·伽罗:和你在一起,不讨厌。

髭·记不住名字·鬼切:照顾弟弟兼恋人是我的责任呢,从没想过分开哦,主上大人,毕竟弟弟是我最大的宝物。

膝·阿尼甲又忘我名字·弟弟丸:阿尼甲,我也会用尽全力保护你的!要一直在一起,不再分开。

石切·爸爸·丸:喜欢上一个爱讲黄段子的人不知是福气还是悲哀,但我不会离开他,相遇相爱既是神赐之缘。

笑面·不是嘲笑·也不是绿河·污江:什么神啊鬼的,喜欢就是喜欢,扯什么鬼神之事,我喜欢石切丸,也有自信一直陪在他身边,所以主上大可不用担心我们的事哦。

三条大佬·今剑:岩融,今后也会一直陪我玩吧?

三条大佬·院长·岩融:当然,继承前主的遗志,我们会永远在一起,主公殿下请安心。

大包平·天下五剑算什么·我最美:我来得太晚了,错过的时间当由余下的全部去弥补,不会再让你孤单。

莺丸·刃生圆满·出阵不如喝茶:有你在身边,一切足以。

鲶鱼·浴室麦霸·尾藤四郎:过去的事记不起也没关系,我会陪你创造更多美好的回忆。

骨喰·别碰我·藤四郎:你就是我的回忆,我的未来,我的一切。

明石·不想动·国行:萤丸是我的动力,所以主公想我干活的话,要把我们分配在一起。

萤·气场两米八·丸:虽然我习惯依赖你,但不要总把我当小孩子看,我已经可以保护你。

长曾弥·凶不过二弟·超怂·虎彻大哥:我知道你心里早已认可我的能力,不管怎样,我喜欢你。

蜂须贺·真品虎彻·超凶·别叫我二姐:就赝品来说,你已经很努力了,所以我只说一次,喜欢你,哥哥。

加州·世界一番可爱·清光:我和安定的羁绊那样深,主公哪还需要担心嘛。

大和守·冲田病·不安定··大魔王:除了你,没人能并肩作战。

加州·世界一番可爱·清光:因为喜欢你,所以我允许你比我可爱,因为喜欢你,所以我愿意让主公更宠爱你。

大和守·冲田病·不安定··大魔王:因为喜欢你,所以总想站在你身前挡下敌人,因为喜欢你,所以你说过的话送过的东西我都无比珍视。

三日月·哈哈哈·失智老人·宗近:我将笑意挂在唇边,只因为你在身边。

鹤丸·想吓天·搞事老人·国永:喜欢腻在你身边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看你无奈又宠溺的表情。

三日月·哈哈哈·失智老人·宗近:你的一切小动作,都是我心底最甜蜜的回忆。

鹤丸·想吓天·搞事老人·国永:我的背后只会留给你,伤痛、快乐,我们彼此分担,爱你,赖上你,直到永远。

三日月·哈哈哈·失智老人·宗近:我已经爱你千年,不在乎再爱你更多个千年。

阿路基:我我我……只是担忧一下就被喂了满嘴狗粮,好啦好啦,有小判不够的,主公会发给你们的,好好在一起就是对主公最大的回报。

——Fin——

梨子的碎碎念:感谢看到这里,只是突然想玩一下刀男们聊天的场景,没有内涵的无脑内容,如果有人喜欢那就大感谢啦!

评论(15)

热度(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