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梨子

腐女兼娃娘一枚,不定期发些短篇或完结文,发了就不会弃坑,无肉不欢,所有文和图不得无授权私自搬运。
目前写过米优,快新,熙华,三日鹤等,欢迎同党翻阅吃粮,文风傻白甜,少虐,文笔渣,感谢每个来看文的小可爱。
求补档肉的小可爱们请加企鹅群在群文件查找:快新群号533302557;灵契群号584738629

《与你相遇的奇迹》第四章(HE,R18,砂糖,快新长篇原著风甜文)

Chapter 4暧昧的宿敌

黑羽宅。

“保险起见,还是让那位小姐帮你看看吧。”将新一放到床上,快斗脱下白色的外衣,拿出两套同样的黑色睡衣。。

“比起我,更应该担心你自己吧。”新一坐起来,拉住快斗的手将他按坐在床上,“医药箱在哪。”

“你怎么知道?”

“笨蛋,刚在回来的路上离你那么近,怎么会感觉不出你的防弹衣只为你挡下了第二发子弹,右肩的伤是真的吧,刚抱起我的时候,你明显因为疼痛皱了下眉。”新一拿出刚从柜子里翻出的医药箱,轻轻脱下快斗的里衣,看着白崭肩膀上因为子弹严重擦伤而绽开的血花,微微皱了下眉,随即动作利落的清理,止血,消炎,包扎。

“真是主动啊,亲爱的名侦探。”包扎完毕,快斗将新一压在身下,调戏到。

“别闹。”新一小心避开快斗的伤,起身拿起一套黑色睡衣拍在快斗脸上,“自己换衣服,我去给灰原打个电话,你最好别乱动。”

“等下。”

“还有什么事?”新一不耐烦的问道。

“你,真的不打算先穿好衣服吗,你这样让我……”快斗看着上身几近赤裸的新一,还有因为裤子变小而露出的修长双腿,咽了咽口水。

“让你怎样,想不到怪盗先生还有这种兴趣。”

“我发现我对你好像还真有性趣,而不是兴趣。”快斗露出一个邪恶的笑,戏虐的看着新一。

“你最好收起你那恶心的表情,否则别怪我向警方揭发你的身份。”几秒后,终于明白快斗所说的xing趣,新一脸一红,拿起另一套睡衣向外走去。

呵,看来我对小侦探还真有特别的感情,但那个纯情的小侦探呢,还是喜欢他那个女朋友吗。躺在床上,快斗胡乱的想着。

“灰原说她等下过来,怎样,如果你的身份……”挂了电话,新一穿着与快斗同样的黑色睡衣走回房间,坐在床边。

“那还真是拜托你管好你的嘴了,大侦探!”

“喂喂,你这是求人的态度吗?”

“话说回来,那位小姐现在在哪?她怎么会知道这里?”

“灰原吗,我让他们去找FBI的茱蒂老师了,阿笠博士也在一起,稍微查下,就能查到黑羽家的位置。还有兰,我说你是装兰装上瘾了吗,而且你怎么知道……”

“呀~这样方便接近你嘛。”

“哈?”

“啊不,是帮助你。”快斗连忙改口,“我的同学,小泉红子,说是她在水晶球里看见的未来,据说她是红魔法的正统继承人。”快斗回忆起红子那神秘莫测的笑容,不禁一阵冷颤,红子说,本来想看看你最近会不会被抓,结果看见了你的眼泪,想挽回你的情人就按我说的做。

“魔法?”新一一脸怀疑。

“嗯,话说啊,这次多亏了我才保住你的小女朋友不是吗,还不谢谢我。”

“谁说兰是女朋友了,只不过…只不过是……”新一发现自己说不下去了,不是女朋友吗,自己到底是不是喜欢兰,还是说,仅仅是把保护她当成一种责任,亦或是一种习惯。

看着新一陷入沉思,目光迷茫的样子,快斗嘴角微妙的扬起,起身用左手拉着新一躺下,“你也累了不是吗,休息一会儿吧。”

“喂,等等,放手啊,等下灰原来了怎么办?”被快斗禁锢在怀里,新一挣扎着想坐起来,但怕牵扯到快斗的伤,而且自己也没有多少力气了。

“放心没那么快啦,而且以我的警惕性,门铃响了会马上知道的,你先休息吧。”快斗将新一按进怀里,摸了摸他的黑发。

“喂,不要搞得我们很熟似的好不好。”新一拍掉快斗的手,微微挑眉。

“啊嘞,你都追我这么久了,还不熟吗。”

“咳,那是追捕,不是追,话给我说全了啊。”

“好了好了,睡吧,我亲爱的小侦探。”快斗说着,竟在新一额头印下一吻。

“你,变态啊!”挣扎无果后,疲累的新一只好妥协,闭上了双眼,他发现,自己竟对快斗的温柔没有丝毫抵抗力,应该说完全没想反抗,真是太奇怪了。

大约一个小时后,灰原哀,毛利兰和阿笠博士到达黑羽宅大门,正巧碰上了一位女士。

“啊拉?你们是谁,来我家是?”暗红色及肩发的女士出声问道。

“您好,请问这是黑羽家对吗,我的朋友在贵府,是他叫我们过来的。”灰原哀答道。

“朋友,你的朋友叫什么名字?”

“那个,非常抱歉能否先告诉我您是?”阿笠博士问道,万一是组织的人就麻烦了。

“啊,不好意思忘了说,我叫黑羽千影,是这家的女主人,平时经常不在家啦,这次朋友要回来看她儿子,我就跟着他们一起回来了,我的朋友你们应该会知道吧,就是曾经的著名女星工藤有希子哦。”

“什,什么?你是伯母的朋友?”毛利兰惊讶的问道。

“嗯,你认识有希子吗?”

“我说的朋友就是工藤有希子的儿子,工藤新一。”小哀答道。

“哎?小新在我家吗?”听到小哀的话,黑羽千影显得有些意外的开心,立刻开门跑进家里,“啊,你们也请进吧。”

“快斗,快斗在家吗?妈妈回来了哦~”

当几人跑进快斗的房间。

“你你你,你们?!”

“新一?”

“工藤…哥哥,你这是?”本想叫工藤的,却想起小兰还在,小哀立刻改口。

“…嗯?谁啊,妈妈?你怎么回来了?哎?”快斗听到吵闹声,睁开双眼,看到面前的妈妈,正想起来,却发现自己被牢牢地束缚住,低头看去,自己和新一的睡衣扣子都开了两三颗,新一此刻胸前一片春光,精致的锁骨,白崭的脖颈无一不是诱惑,而且他的双臂缠在自己腰间,他的双腿与自己的相缠绕,但是为什么偏偏在这种时候。喂喂,没人告诉过我这小子睡相这么差啊。

“喂,新一,快点起来。”快斗连忙推了推新一。

可是看起来好像很累的新一只是咕哝了一声,将双臂收得更紧,没有醒来,新一其实只是睡迷糊了已经忘了身边是谁,可在几个围观者眼中看来……

“没想到工藤哥哥居然有这种嗜好。”小哀好笑的挑了挑眉。

“啊拉,快斗,小新还真是很喜欢你呢,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要好了呢,我得赶紧打电话叫有希子过来。”黑羽千影有些没反应过来,呆呆的拿出电话呼叫好友。

“什么,新一居然?我就说为什么新一为什么每次回来都没和我呆过太长时间,对女孩子的事也总是没兴趣的样子,原来不是因为只喜欢推理,而是,而是喜欢…男人!?”小兰此时大脑一片空白,不知是该生气还是该伤心。

不知出于什么心理,快斗突然附身,吻上了新一微张的唇。啊,是爱吧,身体不听控制,想亲近新一,宣告所有权,想毛利兰放弃,那么,便承认吧,小侦探,这次我是真的栽在你手里了,名为爱的枷锁,已经牢牢拷住我的双手。

“快,快斗你,喜欢的原来不是青…”打完电话的黑羽千影亲眼看见自己的儿子主动去吻朋友的儿子,自己还一直以为儿子喜欢的是那个青梅竹马的女孩,原来不是吗。

“唔…你在干什么!?基…”被探入口中的湿滑异物惊醒,发现自己在被一个男人亲吻,新一惊叫出声,但因为还没改口而被再次堵住嘴。

“你,哈,你做什么?”终于挣脱开快斗的禁锢,新一喘着气,怒喊到,随即他看到兰的眼泪。

“新一,祝你幸福。”小兰快速跑出去,泪珠在空气中划过一道弧线。

“等等,兰,这是误会!”新一连忙跟着跑出去,在门外抓住了小兰的手。

“他那只是演戏而已,兰,你不要误会。”新一急忙解释道。

“演戏?什么戏?演给谁看?”小兰擦了擦眼泪,问道。

“那个,这个不方便说啦,总之就是……”

“不要自欺欺人了,工藤新一!”小兰突然喊道。

因为小兰很少这样喊自己的全名,新一有些没反应过来,“喂,等等,兰你生气了吗?自欺欺人是什么意思啊?”

“嗯,没错,我很生气,我生气你这个情商是负数的笨蛋,弄不清自己的感情,害我一直在等你,耍的人团团转很好玩吗?”擦干了眼泪,小兰冲着新一喊道。

“弄不清自己的感情?别瞎想了,兰,我喜欢的是你啊。”

“还想继续骗下去吗。”小兰低下头,看不出是悲伤还是生气,“你对他的亲近并不反感,而且看看你那红透的脸,还敢说你对他没有感情?”

“哈?他?你说怪,快斗?”新一一脸震惊,什么,我喜欢怪盗基德,我怎么不知道,嘛,的确对他好像抱有奇怪的感情但这是,喜欢?不是吧,我和他可都是男人啊。

“快斗,是他的名字吗?叫的还真是亲密。”

“呃,不是,那个,兰,你听我说,我们只是朋友……”

“够了!朋友之前会接吻,会脸红!?好了我要回去了。”小兰甩开新一的手,向家的方向走去,“不要跟来!”

一句话,制止了新一跟过来的步伐,新一现在心里很乱,直到工藤夫妇走过来,才回过神。

“啊拉?小新怎么站在门口?”还是那样美丽的工藤有希子摘下遮阳帽,看了看前面的儿子,又看了看身边的丈夫—工藤优作。

“啊,爸爸,妈妈,你们怎么回来了?”新一回过神,走上前去。

“啊,这个不重要啦。不管怎样先进去吧,小新。”有希子推着新一进了屋。

“有希子,那个,这两个孩子……”黑羽千影表情复杂的看了看新一,又看了看站在一旁的快斗。

“啊拉,快斗和小新,穿的好像情侣装哎!”看见两人同样的黑色睡衣,有希子笑道。

“有希子,他们可都是男孩子。”黑羽千影微微皱了皱眉。

“阿姨,我想您应该是误会了,我和快斗并不是……”新一连忙解释,但看了看旁边的阿笠博士和小哀,走过去将手里的胶囊递给小哀,“灰原,你和博士先回去吧,这是组织的药,大概有解药成分,拜托你了。”

“嗯,你就慢慢处理这桩家务事吧,黑羽夫人~”小哀露出一个看好戏的笑容,拉着博士离开了。

“喂,灰原。”看着小哀的背影,新一一脸无奈。

“妈妈,你误会了,我和新一并没有。”

“那你为什么要去吻他…”黑羽千影说着,连忙捂住嘴,紧张的看着有希子和优作。

“快斗还真是热情呢,嘛,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是吧,老公。”有希子一脸无所谓的笑着,抬起头看着身边的丈夫。

“如果不是真心喜欢新一的话,为什么在说出‘我和新一并没有’之后会露出那样痛苦的表情呢,快斗,你父亲教给你的扑克脸呢,第二代的怪盗基德君。”

“爸,爸爸,你知道?”新一很是惊讶。

“我和他的父亲,黑羽盗一可谓是老相识了。”

“嘛,小新你就不必这样惊讶了,快斗也是,都是一家人,话说回来,小新喜欢的真的是小兰吗?通电话时,经常提起那个华丽的怪盗,难道你感觉不出语气里浓浓的自豪感与兴奋感吗,简直像在夸自己的恋人。”

“不要说了,老妈!”新一白崭的脸瞬间沾染红晕,连忙制止。

“你这孩子,说了多少次老字是多余的啊。”

“好了有希子,不要逗儿子了。”优作看着孩子气的妻子,一脸无奈,随即对黑羽千影说道,“作为曾经著名的魔术师黑羽盗一的妻子,善于察言观色应该是你的强项,想必你已经知道答案了吧。”

“嗯,好吧,就顺着孩子们吧。”千影无奈的摊手,嘛,只要儿子觉得幸福就可以了不是吗。

“喂,你们在说什么啊,都说了我并没有……”新一反驳道,怎么感觉自己不经意间要被卖了。

“可是我喜欢你,新一!”

“哈?”

“哇,真是大胆,不愧是我的儿子。”千影拍了拍手。

 “不是做戏吗?”

“做戏,什么戏,做给谁看?”快斗一脸奇怪的看着新一。

一语点醒了新一,是啊,对付琴酒的戏早已结束,在父母朋友面前,以真正的身份,还做什么戏呢,自己,这是怎么了。

“可,可是,我不像你,我性取向可没问题。”新一的语气稍显慌乱。

“我性取向也没问题。”快斗苦笑,“只是,碰巧爱上你罢了。”

“啊拉,好浪漫,是不是?老公。”有希子孩子般的笑着,好像很乐于看见儿子那窘迫的样子。

“你,说真的,很奇怪哎,怪盗居然会……”

“那又怎样,怪盗就算喜欢上侦探了,也没什么不行的吧。”快斗看向新一,坚定的目光仿佛穿透他跳动的心。

“哎?”新一愣在原地,大脑无法消化庞大的信息量。

“哎,这孩子真是让人头疼啊。”有希子摇摇头,有些无奈这个对感情方面异常迟钝的儿子,“那么千影,我能不能现在你这里住下,家里有一位叫冲矢昂的住客,我们不大方便。”

“好啊,千万不要客气,等下带你们去客房。”

“哎?客房?快斗你不是说没有客房吗,还非让我和你挤在一张床上!”听到客房,新一回过神,揪过快斗的前襟。

“啊,那个……”

“噗,还不是因为快斗想你陪在他身边。”千影笑道。

“啊拉,快斗君,我家小新可是很傲娇的,小心变成妻管严哦~”

“谁傲娇啊,老,呃,妈妈你不要乱说!”

“生气的样子也好可爱。”

“啊,以前怎么不知道,儿子你还有痴汉属性。”

“噗,谁是痴汉啊,老妈,我只不过是……”只不过是突然明白自己的真爱,有些兴奋过度了而已。

“对了,只有一间客房,要给新一的爸爸妈妈住,所以快斗,照顾好小新哦~”千影说完,带着工藤夫妇走出快斗的房间。

“是是。”快斗看着妈妈的背影,轻声应道。

“什么?还要和你这家伙挤在一起?”

“我的床很小吗?”快斗看了看自己一米八的大床,“还是说,小侦探你在害羞呢,真可爱。”

“不许说我可爱。”在这个怪盗面前,新一发现难以维持自己的沉着冷静,这真是件可怕的事。

————TBC————

评论(5)

热度(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