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梨子

腐女兼娃娘一枚,不定期发些短篇或完结文,发了就不会弃坑,无肉不欢,所有文和图不得无授权私自搬运。
目前写过米优,快新,熙华,三日鹤等,欢迎同党翻阅吃粮,文风傻白甜,少虐,文笔渣,感谢每个来看文的小可爱。
求补档肉的小可爱们请加企鹅群在群文件查找:快新群号533302557;灵契群号584738629

《与你相遇的奇迹》第十七章(HE,R18,砂糖,快新长篇原著风甜文)

高亮:点文活动!!!这篇文贴吧满200赞(目前161赞)并且lofter满200粉(目前180粉)的时候抽一位点梗,甜虐肉清水什么都可以(只写快新),到时抽在贴吧385楼下面回复要点文的第一位,注意在贴吧抽,只一位!三天内联系不到视为放弃,点文全轮到第二位回复者,以此类推,点文不可过于ooc,性转/过SM/意识流/古风等不写(视情况而定),我三月中旬考试后再写。贴吧链接http://tieba.baidu.com/p/4305878420?pid=84161519560#84161519560


真是越来越不会写了,好ooc,真不会写战斗啊推理啊这些,米娜凑合看吧,求不拍QAQ


Chapter 17 生死在此一念之间
组织boss办公室内,贝尔摩德正举着酒杯与boss品酒,淡雅、清新的味道让人沉醉。
“法国的苦艾酒?”坐在老板椅上的男人发话。
“是的,boss,产于法国的C.F. Berger,清新自然,馥郁芬芳,醇香却不浓烈。”贝尔摩德轻晃着高脚杯,优雅的小饮一口。
“和你还真不相配。”被称作boss的男人说着,“说起来,刚才开始,外面就有些吵闹。”
“谁知道,大概是几只可怜的老鼠不小心闯进了不该进的地方,不要管了,boss,cheers~”
贝尔摩德举杯,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cheers。”boss看着自己钟爱的女人,印下杯中的酒。
还有半小时啊,加油啊,Silver Bullet,贝尔摩德转过身,微微勾起了嘴角。
“伏特加确认死亡,琴酒重伤昏迷。”降谷零的声音从耳机里传出。
“秀一呢?秀一还好吗?”朱蒂连忙问道。
“我没事,只是轻伤。”
“秀一,其实,我这边情况不太好。”听到秀一没事,朱蒂微微松了口气,随即看着面前一触即发的战况。
“还在C6吗,坚持一会儿,我们马上到。”秀一在已经昏迷的琴酒身上又注射了定量的麻/醉剂,用绳子重重捆绑,确认24小时内绝对醒不过来,然后吩咐几名下属看守,自己和降谷零带着其他人前往C6。
待第一小队到达C6时,从后方前来支援的队员大多重伤,少数已经死亡。第二、第三小队也只剩下少数核心人员。
FBI的茱蒂•斯泰琳,安德鲁•卡梅尔 ,CIA的水无怜奈,特批临时队员宫野志保、工藤新一、黑羽快斗、服部平次、白马探,以及不到十位普通队员,而且目前宫野志保头部遭受重击,陷入昏迷,工藤新一腿部受伤,行动困难,服部平次头侧、腹侧擦伤,安德鲁•卡梅尔断了两根肋骨,水无怜奈左臂被击穿。
时间越长,之前被麻/醉弹迷晕的黑衣人苏醒几率越高,必须速战速决。
快斗几次用毒针枪射向敌方,但只有少数敌人中针,因为毒性不致死,只能稍微削弱敌方战力,而关键的科恩和朗姆至今毫发无损。
“琴酒,伏特加已经死了,你们两个不如投降吧。”降谷零说道。
“死在你们手里也只是废物罢了。”朗姆冷笑道。
“是吗,那恭喜你,也即将成为废物。”赤井秀一一枪过去,击穿朗姆的左肩。
“不愧是琴酒惧怕的银色子弹。”稳定了身形,朗姆仿佛感觉不到疼痛般举枪扫射。
扫射停止后,站着的仅剩赤井秀一、降谷零、茱蒂•斯泰琳、安德鲁•卡梅尔、水无怜奈几人。
“切,先撤退。”赤井秀一看了看倒在地上的几个少年,迅速抱起角落里昏迷的宫野志保,皱着眉对站着的几人说道。
“这里交给你。”朗姆对科恩说道,随即带着大半黑衣人追上撤退的几人。
四声枪响同时响起,躺在地上的四人默契的同时举枪击穿离自己最近的敌人头部,然后迅速站起。
脚上的按钮按下,腰间足球飞起,膨/胀,遮住了所有人的视线。
本就不弱的几人在特训中变得更强,在足球破碎的瞬间,几人已经闪现至敌人身前,匕/首、蝴蝶刀、长剑、西洋刀纷纷割断敌人的喉咙,方向之准,力度之大让敌人无法反抗。
瞬间,只剩下科恩一人。
“居然装死,你们还真是厉害。”科恩将冲/锋/枪上了膛,瞄准离自己最近的黑羽快斗。
因为常年训练的躲避能力,快斗虽有些吃力但还是躲了过去,但接下来可就没那么简单了。冷兵器对近距离的冲/锋/枪,在手伸向怀里掏出手/枪的瞬间,很可能就被射杀。
似乎看出快斗在下意识的保护腿部流着血的新一,科恩冷笑着,将冲/锋/枪瞄准流着血的黑发少年。
而新一则是举起了手表型麻/醉枪,忍着腿上的疼痛,艰难的走向敌人,不过脸上,是从未有过的镇定自若。
“难道你以为凭那种小道具就能伤到我吗。”科恩好笑的看着向自己走过来的少年。
麻/醉针射/出的声音响起,正中科恩颈部。
“居然…麻/醉针…还真是…小看你们了。”科恩挣扎着,努力保持最后一丝清明,扳动扳机,将仅剩的三发子弹尽数射/出。
似乎没料到科恩临昏睡前还有力气射击,有些大意的平次,白马中弹,由于穿着防弹衣,腹部中弹的平次没有收到太大伤害,反而是双/腿均中弹的白马,鲜红的血顺着大/腿留下,染湿了白色的长裤,坚持了几秒后还是倒在了地上,剧烈的疼痛让他濒临昏厥。
“白马?白马!还不是睡觉的时候!”平次扶起白马,摇晃着他。
“可恶。”新一对着昏过去的科恩举起手/枪,但在犹豫的几秒内,科恩已经被射穿太阳穴。
“对敌人可不能心软啊,而且这种事还是我来吧。”身后的快斗举着手/枪,枪口还冒着一丝白烟。
“工藤,接下来就交给你了,不能把昏迷的白马自己丢在这里。”
“嗯,接下来,交给我们。”快斗拿出偷到的办公室钥匙,露出自信的笑容。
“命运不由天,而是靠我们自己的能力。”新一调整好战斗姿态,同快斗踏入未知的战场。
“区区几只小老鼠,居然能找到这里,不简单。”带着遮眼面具的男人嘲讽道。
“Welcome,Silver bullet.”贝尔摩德拍着手,坐在暗处露出看好戏的笑容。
“Silver bullet?赤井秀一不是已经死了吗?”
“no,boss,这个才是真正的Silver bullet哦。”
“你,你早就知道?”男人从椅子上站起,却感到一阵头晕,“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没什么,只不过你的总部快被我们这几只老鼠啃光了。”快斗打趣道。
“你下的毒?”男人有些绝望的看向身后的贝尔摩德。
“不,是我,boss。”一直站在身后,充当侍女角色的女人说道,从她的声音里听不出一丝感情。
“玛格丽特?为什么?你不是贝尔摩德的人吗?”
“这种会让人丧失力气,使人头晕目眩的药会在半小时后生效。”
“为什么贝尔摩德没有……”没有中毒,话还没有说出,便看见贝尔摩德倒在地上,嘴角留下鲜血。
“贝尔摩德?贝尔摩德!”
“可恶。”男人迅速掏出手/枪,反应不及的露琪儿太阳穴中弹,立即身亡。
“那么就剩你了,boss先生。”看着眼前渐渐支撑不住,快要倒下的男人,新一露出残酷的笑容。
“为什么没有人通知我,琴酒,朗姆!”男人拿出对讲机,喊着自己的亲信。
“很不巧,贵府的通讯设备已经被无效化,至于你的两位亲信,想必已经没有能力保护你了。”快斗射/出一发毒针,擦过男人的耳侧。
趁着男人因为毒针而分心的一瞬,新一迅速上前踢飞了男人的手/枪。
贝尔摩德喝下的苦艾酒比自己多,所以毒效快,自己大概也没剩多少时间了,男人苦笑着,举起了左手隐藏的另一把枪。
一声枪响过后,男人倒在血泊里,宁可自毙,也不愿落入警/察之手吗,快斗无奈的摇摇头,却看到身边的新一因愤怒而握紧了双手。
“因为他建立的这个该死的组织,剥夺了我正常的生活,害死了那么多人,他居然敢擅自死掉,还没有接受法律的制裁。”
“新一,冷静,朗姆那边是什么情况我们还不知道,白马他们还在外面……”快斗用力将新一按进怀里,希望稳定这头即将失控的小兽。
“没错,朗姆可不像伏特加那么好对付,即使是那个赤井秀一。”贝尔摩德坐起来,擦拭着嘴角的血浆。
“切,就知道。”快斗看着贝尔摩德,说道,“为什么要装死。”
“没什么,不希望他含恨而死,所以不想他知道我的背叛。”事先吃下解药,将血浆含在嘴里的贝尔摩德露出一丝苦笑,当然,毒是她命令露琪儿下的,这个没有了记忆,对自己百分百忠心的女人死的还真有些可怜。
快斗拿出U盘,将boss电脑上的情报拷贝下来,包括成员名单与犯罪证明。
“那么,能不能放过我呢,Silver bullet.”
“你这次虽然为歼灭组织立功,但之前犯罪行为不少,警方不会放过你,要跑趁现在。”新一平复了情绪,看着贝尔摩德的眼神带着一丝感激。
“后会有期。”贝尔摩德留着这句话后,打开了办公室备用的后门,走了出去,那里,通向隐秘的小型停车场。
“组织boss确认死亡。”新一对着通讯器说道,语气透露着喜悦。
“朗姆确认死亡,大部分敌人伤亡,剩余敌人已投降,日本公/安警/察已经派来支援,所有伤者请汇报所在地。”看着面前接近两败俱伤的惨状,伤势不轻的朱蒂对着通讯器沉重的说道。
新一,快斗,平次,白马相互扶持着走出黑暗的地下组织,皎白的月光温柔的照射着大地,似在分享众人的喜悦。
那之后,凭着快斗带出的组织名单,黑暗组织余党除了少部分自杀外其余均被警方捕获。
伤者被送往各大医院救治。
此次作战,FBI出动的队员损失四成,赤井秀一肩部、腿部中弹且肋骨断了三根,朱蒂•斯泰琳脸部、腹部中弹且小/腿骨粉碎性骨折,安德鲁•卡梅尔险些瘫痪,水无怜奈重伤昏迷,特批临时队员工藤新一腿部、侧腹中弹且多处擦伤,白马探双/腿中弹及多处擦伤,服部平次腹侧、左臂严重擦伤,情况最好的宫野志保和黑羽快斗也是几处轻微擦伤且前者轻微脑震荡。
即便是这样伤亡惨重换来的胜利,也可谓奇迹了。
——TBC——

评论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