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梨子

腐女兼娃娘一枚,不定期发些短篇或完结文,发了就不会弃坑,无肉不欢,所有文和图不得无授权私自搬运。
目前写过米优,快新,熙华,三日鹤、魔道等,欢迎同党翻阅吃粮,文风傻白甜,少虐,文笔渣,感谢每个来看文的小可爱。
求补档肉的小可爱们请加企鹅群在群文件查找:魔道群号934551646;快新群号533302557;灵契群号584738629

《与你相遇的奇迹》第二十二章(HE,R18,砂糖,快新长篇原著风甜文)

Chapter 22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上)

悠闲地上学时间很快过去,没过多久,新一就发现了快斗开始有异常的行动。

“快斗,你昨晚去哪了?”

“没去哪啊?”

“那为什么半夜起来不见人?”

“哎?新一因为我不在就睡不着了吗?”快斗调笑道。

“说正经的。”

“没什么,我去洗手间了。”

“是吗?”绝对没这么简单,这样的情况已经不止一天了,自己曾去家里多处查看过了,洗手间,厨房,客厅等等,连他的影子都没有,白天快斗还总是有些疲惫的样子。

于是当天夜里,新一装作熟睡的样子,躺在床上听着动静。

果然,约是深夜一点的时候,身边的人起身了,接着是换衣服的声音,随即一阵沉默,接下来,自己的刘海被撩开,轻轻的一吻印在额头,然后他听见身边人开门走出了房间。

自己也连忙悄悄跟了上去,快斗换上了基德的衣服,自己追不上他的滑翔翼,只好停下来,回到床上,陷入思考。

快斗是去偷宝石了吗,不对,没有预告函,他是不会行动的,那么他天天半夜瞒着我偷跑出去是要做什么呢?

想了很久,新一得出了令自己恐惧的结果,但真相只能如此了。

“你昨晚又出去了。”第二天早上,新一说道,只不过不再是疑问句,他的语气很肯定。

“偷宝石而已啦,不要担心。”快斗连忙上前抱住了新一,安抚着他。

“少骗人了,没有预告函你会擅自行动?老实说……”

“什么?”快斗的声音有些紧张。

“你要复仇的组织,其实并不是黑衣组织,对吧。”

“新一,我只是在调查而已,并不是……”

“换做是我,什么都不告诉你,独自去面对黑衣组织,你会怎么想。”

“新一,我会尽快调查完,会保护好自己,所以你……”看着新一仍旧坚定的眼神,快斗叹气,“知道的越多,就越危险,我真的怕你出事啊,这个组织,可能更加的不择手段。”

“用你的话回答你。” 

“什么?”

“我心甘情愿。”新一笑道。

“哈?”虽说很感动,但现在快斗更希望能稳住这个冲动的侦探,“你知不知道如果你出事,我会……”

“那你就让我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眼睁睁看着你往危险的地方跳吗?你说过的,我们是恋人啊,告诉我吧,我们一起面对,好吗?”

“哎,真是败给你了,就知道瞒不过你这个名侦探。”

“既然知道,就别废话了。”

“是是。”快斗无奈,只好告诉了新一目前他知道的情报,包括潘多拉,还有那个追杀自己的人。

黑衣组织里,并没有代号与“蜘蛛”有关的,这点让他开始怀疑,神秘组织其实与黑衣组织并无关系,不久前,自己再次发出了预告,那次还回并不是目标的宝石后,快斗遭遇了“蜘蛛”的袭击,好在红子再次赶到救了自己,那之后,自己开始在深夜以怪盗基德的身份出现,试图查清“蜘蛛”的行动,但却并没有再遇到他。

“也就是说那个名为潘多拉的宝石里有长生不老的秘药?这也太扯了吧,这世上根本不存在什么长生。”作为一个侦探,新一只相信科学,这种离谱的事,他认为如同儿戏。

“我也不是很相信,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只要能得到潘多拉,就能接近组织。”

“所以你专偷宝石是因为这个?世上那么多宝石,你知道哪个是啊?”

“将宝石对着月光,就能看出是否是潘多拉。”

“你现在已经偷过多少次宝石了,还是没有线索吗,按这个速度要什么时候才能查到啊。”

“不是还有那个蜘蛛吗,每次当我认为目标很接近潘朵拉的时候,他就会出现,不过那催眠术还真难对付。”想到自己那几次险境,快斗一脸苦笑。

“催眠?”

“是啊,莫名其妙的,自己就会置身幻境。”

“我只相信科学,就像你的魔术,不了解的人会觉得像魔法一样,但知道了原理,就会觉得不过如此不是吗,我觉得所谓催眠也是一样,一定有什么手法。”

“不过如此…喂,我的魔术就这么不值一提吗?”听到自己引以为傲的魔术在恋人心目中如此不值一提,快斗不满的嚷嚷道。

“我只是打个比方,比起这个,你目前知道的只有这些了吗?关于那个蜘蛛的资料呢?”新一无奈道,怎么总能挑出这些无关紧要的事,真是。

“那个还是问白马吧,他知道的比我多,毕竟蜘蛛是他负责的。”

“他现在在哪?”

“在和黑炭周游日本,黑炭好像也知道‘蜘蛛’的事了,现在他们在一起调查。”

“我也想会会这个‘蜘蛛’了,所谓催眠的手法,听起来很有趣不是吗。”

“喂喂,你不许乱来啊,这个组织可和你没关系,你不要自己往里跳啊。”看着新一那熟悉的自信笑容,快斗的心不禁悬了起来。

“你的杀父仇人怎么会与我没关系,这样说来,之前的黑衣组织不是也跟你没关系吗?”

“好好我说不过你,但你一定小心,不许独自行动,有什么事一定要和我说。”

“知道了,啰嗦。”能这样被一个人捧在手心里护着,该说感动呢,还是无奈呢。

“哎,真是败给你了。”爱上这样一个总爱往危险里跳的大侦探,到底是福是祸啊。

——TBC——

评论(1)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