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梨子

腐女兼娃娘一枚,不定期发些短篇或完结文,发了就不会弃坑,无肉不欢,所有文和图不得无授权私自搬运。
目前写过米优,快新,熙华,三日鹤、魔道等,欢迎同党翻阅吃粮,文风傻白甜,少虐,文笔渣,感谢每个来看文的小可爱。
求补档肉的小可爱们请加企鹅群在群文件查找:魔道群号934551646;快新群号533302557;灵契群号584738629

《与你相遇的奇迹》第二十四章(HE,R18,砂糖,快新长篇原著风甜文)

Chapter 24幸福的伤员

还好不是很严重的伤,看着包扎完,满脸笑意躺在床上盯着自己看的快斗,新一决定是时候好好算账了。

“不是说躲不过你就跑吗?”

“不要生气嘛,我不这样,怎么让你清醒啊。”看着恋人满脸黑气的凑过来,快斗不禁冷汗直冒。

“如果我刺中的是你的心脏……”想都不敢想,自己就这样一步步的落入怪盗的包围圈,一点点陷进去,直到脑海中点点滴滴都是他,如果这时他退出了,那么自己……

“我没那么傻啦,当然是经过计算的。”伸出没受伤的手,将新一的头按在自己肩头,平复他的紧张与不安。

“你身体好烫,怎么了?”感受到快斗异常灼热的体温,新一连忙看向他,“脸也好红。”

对啊,自己怎么没想到呢,受伤后还一直淋着冷水,伤口当然会感染。

“没事,让我睡一会儿。”

“喂,等等,别睡啊。”新一连忙按下床头的呼叫铃,伤口感染引发的高烧可不是开玩笑的。

很快,医生和护士走进了病房,为快斗挂起了退烧和消炎的点滴。

“没事吗?”新一担心的问道。

“如果烧退了就没事,你要一刻不离的看着他,体温有上升的话就不好办了。”医生说完,便吩咐护士跟着自己离开了。

39.7℃,新一看着手里的体温计,不禁叹气,真是,乱来啊。

额头的毛巾总是很快就提高了温度,新一只好不停的为他更换,直到清晨七点,终于降到了38.6℃。

“醒了?感觉好些了吗?”看到快斗睁开了双眼,正在拧毛巾的新一连忙走过去。

“嗯,还是有些头晕,伤口倒是不怎么疼了。”

“毕竟还没完全退烧。”将湿毛巾放到快斗额头,新一有些疲累的坐到床边。

“你一直没休息吗?”看着恋人眼角浮现淡淡的黑眼圈,快斗很是心疼。

“嗯,医生说要一刻不停的看着你,如果体温突然升高就麻烦了。”

“谢谢你,新一。”

“谢什么,你的伤还是我造成的。”新一的语气带着些许自责,口口声声说相信科学,居然被那种手段催眠,还伤害了快斗,自己有什么资格接受他如此温柔的道谢。

“你不用自责的,那也是我和白马计划的一环,不这样做,引不出‘蜘蛛’的。”

“现在先不要想那些了,在你养好伤之前,我不会放你出去的。”怎能不明白快斗心中所想,两人是一样的性子啊,任性冲动,总是追逐着事情的真相。

“新一。”

“嗯?”

“我想吻你。”

“你现在不能乱动。”并不带情欲,新一只能看到他眼中的思恋。

“所以你来。”

“看在你受伤的份上。”毕竟这次是自己的错,于是新一略带歉意的,慢慢贴近了他。

第一次主动吻我呢,看来这次受伤真是值了,看着面色泛红,生涩的吻住自己的恋人,快斗幸福的闭上了双眼。

好热,口腔仿佛要被灼伤了,将自己的舌探入快斗口中,新一想着。

因为快斗发着烧,这个吻显得软绵绵的,但在新一试图退出的时候,被按住了后脑,勾住了舌,加深了这个吻。

“啊拉,看来我们来的不是时候呢。”

“志保,兰,和叶,园子,你们怎么来了?”新一连忙推开快斗,看着来人。

“还有青子,红子,你们……”啊,看来又不消停了。

“是平次告诉我们的,听说黑羽君为了保护你被恶徒袭击了。”和叶说道。

“真是,爱冲动的毛病怎么就是改不了。”兰叹气道。

“服部怎么?”刚想问服部是怎么知道的,但转念一想,应该是白马告诉他的吧。等等,为了保护我?不过这么说好像也没错。

“平次说他和白马君还有事,让我代替他看看黑羽君。”其实平次说的是‘毕竟是为了保护工藤,你帮我看看那个刺猬头还活着吗’,但这让和叶怎么说得出口。

“于是,你们就都知道了?”安静的病房一下子挤了这么多人,快斗觉得头更痛了。

“是啊,怎么,不欢迎我们啊。”青子不满的说道。

“嫌我们碍事啊。”红子,园子附和着,志保也用玩味的目光看着新一。

“没有没有,我们哪敢。”新一笑道,“反正人多热闹嘛。”

“呐,你们还没吃早饭吧。”兰拿出便当盒递给新一。

“蛋卷,这个快斗现在不能吃,这是什么,嗯?鱼啊,快斗怕鱼的。”新一伤脑筋的看着便当盒。

“新一你现在……”兰不禁十分想吐槽。

“好人妻。”园子笑道。

“喂,你们!”反应过来的新一红了脸,的确,自己已经习惯照顾快斗的感受。

“快斗,你也是,不要笑得那么变态,这是你的。”青子看着一旁笑得欠抽的快斗,拿出自己准备的便当盒递给新一,“蔬菜清粥,可以吧,黑羽夫人。”

“喂,谁是他夫人!”

“你啊,工藤君。”没有了组织的禁锢,志保已经可以像平常女孩那样说说笑笑。

“怎么连你也。”哎,开始怀念从前的灰原了。

“好了,新一,喂我吧。”快斗理所当然的看着坐在身边的恋人。

“你……”好吧你现在受着伤,的确不能自己吃,我认命,哎,但是……

“你们今天很闲吗?”我喂快斗喝粥很好看吗,一个个盯着这边干嘛啊。

“今天是周末哎,而且我们是特意来探望病人的。”志保好笑的看着名侦探窘迫的样子。

“怎么,堂堂大侦探不好意思了吗?”兰靠在志保身上慵懒的打着哈欠,笑着自己的青梅竹马。

“没,请自便。”新一没好气的说着,打算不再理这些‘闲杂人等’,专心喂快斗喝粥,好快点解脱。

但发烧的时候,进食是很困难的,新一明白这一点,每喂一口,就会稍微停下,看着快斗咽下去了,再继续喂。

“好了。”发烧的时候吃东西真的很难受,特别是这种没什么味道的清粥,实在有些难以下咽。

“你才喝几口,不行。”

“可是真的喝不下去。”快斗苦着一张脸,可怜兮兮的看着新一。

“忍一忍吧,我也是为你好。”

“那你用嘴喂我。”快斗眨着眼,用祈求的目光看着新一。

“不可能。”看到那几位看好戏的闲人,新一坚定的拒绝。

“好狠的心。”快斗委屈的看着恋人。

“人家是为了你才受伤的哦。”园子在一旁‘好心’提醒。

还不是因为你们在这起哄,新一愤愤的想着。

“等你好了,我可以答应你一个条件,这样行了吧。”

“哎?真的,什么都可以吗?”听到恋人的话,快斗的眼瞬间亮了几分。

“嗯,所以给我把这些都喝掉。”

“遵命,老婆大人。”

“闭嘴!”新一恼羞成怒,然后看向一边笑的不行的几人,“你们,再添乱就出去!”

“呜哇,好可怕。”

“真的哎,大侦探炸毛了。”

“好稀奇。”

我是招谁惹谁了,新一内心不禁流泪。

“新一,我想吃苹果。”

“好好好。”于是新一认命的削着兰他们带来的苹果,然后切成小块,喂到快斗嘴里。

“新一,我想喝水。”

“好好好。”

“新一,我想吃冰淇淋。”

“好,等等,不行,你在发烧,不能吃凉东西。”

“新一,我没事了,我要出院。”

“不行!拜托你消停会儿好吗。”啊,心好累,新一觉得自己已经可以无视那几位闲人的存在了。

还真是没白来,大侦探被呼来唤去的人妻样子太有趣了,几位旁观者这样想着。

“新一,你累了吗?要不要休息会儿。”对啊,自己有些得意忘形了,怎么忘了新一从昨晚就一直照顾自己,现在已经很累了。

“嗯,先量量你的体温吧。”

“那我们就先回去了,不打扰你们了。”青子率先站起,拉着红子离开了,“快斗就拜托你了,工藤君。”

“那我们也走了,一直呆在这里也很无聊,不如去逛逛街。”志保提议道。

“好啊,附近有家新开的店,甜点很不错哦,我们去看看吧。”

“啊,终于安静了。”

“辛苦了,新一。”好笑的看着新一放松下来的样子,快斗说道。

“你快点好起来我就不用这么辛苦了。”说着,新一将体温计塞进快斗嘴里。

“37.5℃,终于退的差不多了。”

“我就说没事的嘛,过来睡会儿吧。”

“嗯。”终究抵不过困意,新一躺在了快斗身边,小心的避开他的伤处,沉沉睡去。

看着恋人安静的睡颜,快斗不禁想,即使受伤也是幸福的呢。

——TBC——

这章写的像过家家似的太烂了【土下座

评论(1)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