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梨子

腐女兼娃娘一枚,不定期发些短篇或完结文,发了就不会弃坑,无肉不欢,所有文和图不得无授权私自搬运。
目前写过米优,快新,熙华,三日鹤等,欢迎同党翻阅吃粮,文风傻白甜,少虐,文笔渣,感谢每个来看文的小可爱。
求补档肉的小可爱们请加企鹅群在群文件查找:快新群号533302557;灵契群号584738629

【快新】穿越时空的思念(新殿生贺,犬夜叉梗)


 @ダイヤ 我知道你大概不喜欢这种,但实在是写够了普通梗orz

食用注意:

1BGM:穿越时空的思念(一定要听,很有感染力的纯音乐,有种泪断肠的凄美感觉,堪称神曲,B站萧版链接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420439/index_1.html

B站笛子版链接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737961/

2、动漫《犬夜叉》借用,算是声优梗,剧情设定并非全部沿用,没看过的自行百度吧(建议看看,很好的动漫),因为剧情太多短篇写不下所以可能发展比较唐突,写的也比较赶,像剧情梗概一样,当做试写,也许会发展为长篇(视喜欢人数而定)。

3、关于角色:桔梗→除妖师新一,戈薇→现代新一,犬夜叉→快斗,枫姥姥→青子(青婆婆),奈落→snake(因为战国不适合英文故改名为蛇影),四魂之玉→潘多拉魔玉。(没看过的就无视吧)



 

《穿越时空的思念》

来到这个时代已经三年了,看着天上偶尔飞过的鸟妖,黑色短发的少年有些感慨。

那年,还是国中一年级的自己初次来到这里,面对陌生的环境十分的茫然无措,他还记得当时他只是想追回自家那只小猫,却误入了祠堂,猫咪躲在贴满符咒的井边,在他靠近时,井口发出一阵异光,紧接着符咒破碎,一个长相可怖的蛇形妖怪将自己拖进了井中,情急之下,他用爷爷塞给自己护身用的符咒暂时击退了妖怪,光芒消失,利用藤蔓爬出这口井之后,看到了完全陌生的环境,任凭自己怎样呼喊爸妈和其他熟悉之人的名字,都没有任何回应。试探性的向前走了一段路,他看见了那个被破魔箭封印在树上的少年,黑色的长发凌乱的披散,眼睛紧闭着就像已经死掉一般,但那对毛茸茸的黑色兽耳引起了自己的兴趣,忍不住捏了又捏,还未反应过来,就被一群奇怪服饰的人用绳子绑住,带到了一个村庄,一个年迈的巫女走了过来,大家称她为青婆婆,见到自己,她似乎很激动,仔细查看了半天,用有些颤抖的声音问道,“新一哥哥?”那时自己对她的称呼很疑惑,因为自己并不认识她,也不理解现在的状况,青婆婆将自己带回了她的屋子,对自己说了很多难以置信的事,包括现在是五百年前的战国时代,还有战火纷争、妖怪横行的惨烈现状,那时自己还是很怀疑的,直到夜晚,那个蛇妖袭击了村庄,说要找自己身上的什么玉石,身为人类的他不敌强大的妖怪,腹侧被咬破,一个泛着红光的珠玉掉了出来,蛇妖吞掉了它,变得更加巨大恐怖,而被封印的少年竟醒了过来,似乎将自己误认成了他人,误会澄清后,他说只要帮他解开封印便可以解救自己,情急之下,想不了太多,不想就这样死在这个莫名其妙的战国时代,新一拔出了破魔箭,少年出乎意料的强大,利落地斩杀了蛇妖,青婆婆将那颗珠子捡起来交给了自己,说只有自己才有资格拥有,那时天真的自己怎能想到,就是这颗小小的珠玉,曾经改变了多少人与妖的命运。后来他知道了,这个兽耳少年名叫黑羽快斗,他的父亲是强大的狼妖,他的母亲却是很普通的人类公主,也就是说,在当时的年代,他是个遭人唾弃的可悲半妖,他一直渴望得到潘多拉魔玉也就是自己手上这颗红珠玉,以强化自己的妖力,不再受其他妖怪的冷眼……五十年前,潘多拉魔玉被一位灵力强大的除妖师看管,半妖为了夺取魔玉而接近他,却不想,两人变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父母双亡、孤身一人的强大除妖师只有对他才会展露笑容,而半妖也在这一刻意识到,他爱上了除妖师,命运使然,人妖殊途,终于,一个阴谋悄然展开。除妖师问过半妖:要不要利用魔玉的力量,变成人类,和我一起生活。那时,半妖没有丝毫犹豫,但到了赴约那天,一个觊觎着魔玉与除妖师的妖怪化作了半妖的模样,重伤了除妖师,抢夺了魔玉,同样爱上了半妖的除妖师被强烈的愤怒与悲伤冲击,用仅剩的力量射出了破魔之箭,封印了半妖,半妖带着绝望和怨恨陷入了五十年的沉睡,而已经浑身是血的除妖师吩咐两人共同收养的妹妹——青,将他的尸体与魔玉一同火化,为了不再引发争端,他要将魔玉带到另一个世界去……而自己,似乎就是这个除妖人的转世,一切听起来是那么的离奇古怪,当然,自己并不想管那些,只当是听个故事,准备第二天去试试那枯井,看看能不能回去。而自己犯了大错,第二天早上,魔玉被一只鸟妖夺去,借助魔玉的力量,鸟妖体型大了好几倍,没经过思考便捡起一边的弓箭,参加了弓道部的自己箭法很准,鸟妖消失在半空,但同时,自己看到了无数红光如雨幕般落下,然后射向了四面八方,魔玉的碎片散落在这个世界的各个地方,如果被邪恶的妖怪占有,将是无法想象的后果,于是半妖要求自己承担责任,随他找回所有的魔玉碎片……

现在的新一已经完全适应了这个时代,偶尔通过枯井回到现代,也算顺利的国中毕业,高中却一次也没去过……这一路上,他们遇到了各种各样的妖与人,有心地善良的妖,也有比鬼神更可怖的人类,学会了很多,坚强了很多,与这个名叫快斗的半妖也产生了不可言说的羁绊,尽管总少不了争吵打闹,但终究还是一路扶持着走过,直到三年后的今天,魔玉碎片已经全部找回,却被那年离间半妖与除妖师的妖怪蛇影夺去,自己手上仅有还未拼合的三个碎片。

“休息好了吗,想什么呢?”

“没有,我们走吧。”看着习惯性坐在自己身边的半妖,新一站起身,拍了拍身后的尘土,将弓箭背好,虽然在这个时代,自己的校服显得格格不入,但老妈说过,做自己就好。

“新一,不然你……”似乎有些犹豫,半妖不安地抖了抖竖起的耳朵。

“不会又要我在这里等你吧,你应该知道凭你自己是赢不过他的,而且魔玉需要我来净化,别再废话了。”

“切,又这样逞强,到最后还不是要我保护你。”人类真是麻烦啊,那样弱小,却让自己放心不下,时常将他与‘新一’的身影相重合,弄不清自己对他是怎样的感情,不管怎样,他只是转世而已,将玉夺回之后,他便没有理由再留在这了吧,但为什么,心里,莫名的烦躁。

“你在赌什么气啊?”一路上,看到快斗发泄般砍杀妖怪的样子,新一奇怪的问。

“他们很碍事不是吗,没完没了的,让人心烦。”没有停下挥刀的动作,快斗回答被自己背在背上的人。

“连对付这些小妖怪都没有耐心,等下还有胜算吗,他最擅长的就是拖延时间。”

“少啰嗦!”半妖不耐烦的喊道,挥刀的力度更大。

终于来到了最后的决战地点,虽然早就知道对方会设下陷阱,但没想到竟将他们引到鬼的腹中,被愈加浓重的邪气包围,上方也渐渐落下腐蚀性的酸液,人类之躯的新一渐渐无力而倒下,突然那件火鼠裘带着熟悉的气息盖在了自己身上,快斗背对着自己,看不清他的表情。

蛇影这些年吞噬了数不清的妖怪,加上魔玉的融合,妖力莫测,尽管经过磨练的快斗已经成长为强大的半妖,还是招架不住,这样下去,连从这个地方逃出去都很困难。看了一眼衣下的新一,快斗咬了咬牙,喊道。

“快,把魔玉碎片给我。”现在只有借助魔玉提高妖力,才能破开鬼的肚子,即使有火鼠裘保护,新一也撑不了太久,必须尽快救他出去。

明白快斗的意思,新一将装着魔玉碎片的瓶子扔了过去,却没想到,碎片融进妖刀那一刻,开始变黑,快斗像是在与什么抗争般,痛苦的挣扎着,面上浮现深色的妖纹,指甲伸长为利爪,瞳孔染上血色。

“快斗,你…怎么了?”看出半妖的异样,新一有些担心。

“这里是鬼的腹中,你好不容易净化的碎片因为离开了你而被邪气侵蚀,现在这股邪气正流入他的体内,身为半妖的他无法抵挡,很快,他就会沦为丧失理智的妖怪。”半空中张开结界的蛇影这样解释,带着事不关己的悠闲。

碎片已然全部染黑,身体不听使唤,邪气源源不断的从妖刀流进自己体内,侵蚀了神智,这样下去,别说逃出去了,连会不会伤害新一都不知道。

“快斗!”看到他无意识的嘶吼挣扎,新一毫不犹豫的跳下酸液积累之处,从后方环住了快斗,贴在他的背上,唤着他的名字,希望唤回他的理智,同时用自己的灵力净化他身上的邪气。但是皮肉之躯抵抗不了高浓度的酸液,淹没在液体之下的腿部剧烈疼痛,被灼烧出阵阵白烟,腿软得没有一点力气,全靠扶住快斗才勉强不跌入水中,但终于黑色的邪气散去,碎片恢复了本来的光芒。

“新…一……”神智渐渐清明,快斗恢复了半妖的样子,只留还未褪去的淡淡妖纹。

“还好吗?”强忍疼痛,新一担心的抬起头。

“嗯,但是还需要你支撑我一会儿。”快斗握紧了刀,转过身去。

“嗯。”新一轻声回应,用自己的灵力支持着他。

魔玉碎片发出刺眼的光,赋予妖刀更强的力量,快斗的妖力与新一的灵力很好的配合,终于破开了鬼的肚子,也冲破了蛇影的结界,但他那丑陋的身躯被砍成无数肉块之后,头颅还是发出了声音。

“我对潘多拉魔玉许下了愿望,当我死去的同时,这个愿望就会实现,那是魔玉自身的愿望。”

“切,管你许了什么愿望,我只知道要彻底毁灭你,为此付出什么代价都可以。”快斗看了眼新一,示意他射出破魔箭。

“魔玉并没有实现你真正的愿望,对吗。”带着最强的灵力,箭矢破空而出,新一不禁有些同情这个可悲的妖怪。

快斗适时地挥动妖刀,刀风席卷上破魔箭,加上魔玉的力量,终究划破了结界,将蛇影完全毁灭。

“是啊,我真正的愿望,也只不过是得到那个人的心罢了,即使到了那个世界,也不能到达他的所在之处吗……”蛇影的生命结束了,不懂人心的他却试图得到除妖师的心,他用了错误的方式,改变了无数人与妖的命运轨迹,这可悲的一生也终究画上了休止符,血的罪孽终究得到了偿还。

正当两人放下心来,相视一笑的时候,冥道的入口在新一身后打开,瞬间将他吸了进去。

“新一!”快斗奋力跃起,试图抓住那只手,却只是徒劳,新一的身影被吞没,冥道的入口刹那间消失。

难道蛇影的愿望是彻底抹杀新一的存在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冥道残月破!”这是唯一的办法,用自己的刀开启冥道跳进去,一心想救新一的快斗没有犹豫,能否回来,他没时间思考。

成功进入冥道之后,眼前是一片虚无,无论怎样呼喊新一的名字都没有回应,反而出现了一群妖怪,妖怪们并不攻击自己,只是在阻拦自己的行动。

“让开!”不耐烦的清除障碍,却发现没完没了,快斗烦躁的喊道。

“他不会听到你的声音,这是他的宿命,他将永远在这里与我们战斗下去。”妖怪们将快斗团团围住,残忍的笑着。

“不会的,我一定会救他出去。”快斗握紧了拳,咬牙瞪着这群妖怪。

“为了毁灭蛇影,付出什么代价都可以,这不是你自己说的吗。”

“我……”面对妖怪的话语,快斗一时无法反驳,那时自己怎能想到,受牵连的会是新一。

而另一边,陷入虚无的新一内心是恐惧的,他只能听到魔玉的声音,魔玉催促自己许下愿望,只有这样自己才能从这里出去。

许愿吗,但魔玉并不会真正实现愿望,自己能做到只有等待,只有相信快斗。

“想见他吗?”魔玉的声音再次传来,“想见那个半妖吗,那就许愿吧,说你想见他。”

“新一…新一!”快斗的声音突然传来,尽管模糊缥缈,新一也还是捕捉到了。

“快斗?”你到底在哪,这个声音是幻觉吗,难道真要许愿才能见到你……

“没用的,你这样只是徒增他的期冀,听到你的声音之后,他会更想见你,许下想见你的愿望,那时,他将被永远的封在这个空间里。”妖怪们说着,声音染上一丝焦急。

“他不会的,我相信他会等我。”魔玉惧怕着新一的灵力,它想要新一消失,再不快点的话……可恶,新一,你到底在哪里。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静心感知,终于捕捉到一丝淡淡的气息,循着那丝气息,找到了零星光芒,毫不犹豫的用刀破开那里,终于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相遇的那一刻,两人极为默契,一个伸出了双臂,一个扑向了对方,再也克制不住心中的爱恋,不管是不是转世,新一就是新一,是自己的新一,那是同一个灵魂,唯一吸引自己的灵魂。

新一没有抗拒快斗的吻,那一刻,他看清了自己的心,但是有什么用呢,自己的任务也在这一刻结束,终究不属于这个时代,自己还有理由留下吗?

快斗似乎对着魔玉许了什么愿望,随即魔玉消失了,新一也终于松了口气,光芒消失后,两人回到最初的枯井,维持着相拥的姿势。

“快斗,忘了我吧。”稍微拉开了距离,新一欲言又止。

“为什么?”快斗的声音透着悲伤,难道这一切只是我自作多情。

“你不明白吗?魔玉已经消失,我的任务已经结束了,这个世界,已经没有我存在的理由了。”新一后退了一步,看向身后的枯井。

“我需要你,你连这都不懂吗。”快斗伸出了手,却终究没有触碰他。就不能为了我,留下来吗……

“我……”真的可以留下来吗,其实并不想离开,并不想回到那个没有快斗的世界……

“你必须离开。”远处,一个声音传来。

“‘新一’?”几乎无异的容貌,只是正走过来的这个人穿着靛色的狩衣,快斗认出,这是被鬼婆用陶土与骨灰复活的,这个时代的新一,但是他应该已经死了啊,那时他是死在自己怀中的,亲眼看到他灰飞烟灭,曾经为此崩溃,是转世的新一帮助自己重新振作。

“我只是一缕幻影。时空之门马上就要关闭了,如果要回去,这是最后的机会,这个时代不属于你。”‘新一’深深地看了一眼快斗,继续说道,“快斗,你身为半妖并没有永恒的生命,在未来的时空里,死去的你也将转世,你的愿望已经实现。”

“什么愿望?”

“回去吧,那个时代的快斗其实就在你身边。”

“什么意思?等…等等……”来不及理解这句话的含义,‘新一’竟用灵力将自己强行推进了枯井,伸出的手终究没有抓住什么,只能听到快斗的呼喊,还有那空灵的话语。

不要试图改变,既定的命运。

再次睁开眼,已经回到了工藤神社。

那之后又过了三年,已经考上大学的自己并不想继承工藤神社而是想继续做个侦探,经常往返于案件现场,但不管怎样忙碌,还是忘不了他的样子,他想,那是爱吧。

三年间,无数次跳进枯井,却只是摔在坚硬的地面,时空再也没有打开,‘新一’说的这个时代的快斗究竟是什么意思,没有丝毫线索,那个愿望到底是……

急促的电话声唤回了自己的思绪,是警视厅目暮警部的电话,他希望自己帮忙破解怪盗基德的预告函,这个小偷自己很熟悉了,明明是宿敌却帮过自己很多,但他在两年前销声匿迹,没有人知道原因。

「玉引半妖来,月送前世缘,神木相遇处,携手续命轮。」

这是目暮警部传来的文字,是基德的预告函,手机悄然滑落,新一仿佛被钉在了原地,久久不能回神。

“工藤君,怎么了?”对方迟迟没有回应,警部加大声音问道。

“没……”新一稳下情绪,拿起地上的手机,“大概,只是恶作剧吧。”

当然新一看到那几句话的瞬间就明白了含义,基德要自己月夜在工藤神社的神木下等他,同时那株神木也是五百年前自己与他相遇的地方,能写出这样的话,只有一个可能……

六年前的今天是自己的生日,也是自己穿越到战国时期与快斗相遇的日子,新一在第一缕月光照耀大地之时,站在了神木前。

沐浴着淡光的翠绿神木变得空灵缥缈,新一不禁伸手抚上树干,那一瞬间,仿佛回到了战国,仿佛看到了那个被箭钉住的少年,仿佛看到了他被风吹起的黑色长发,仿佛看到了他笑着露出犬齿的样子,仿佛听到他不屑的语气:人类,还真是弱小……

伴随着这样清幽的月光,那个白色的身影从天而降,他唤着自己的名字,带着一丝急切。

“潘…多拉?”看清怪盗手中的红色物体,新一惊诧的抬起头。

“半妖曾经许愿,如果自己的灵魂得以转世,要他带着自己的记忆,找到新一,但魔玉却将记忆封存在自己体内。以前的我,只能在梦中忆起破碎的画面,一个声音告诉我,找到潘多拉,我就会想起一切,现在我找到了魔玉,找回了记忆。”

“你,你真的是…快斗吗?”颤抖的手伸向了他,礼帽与单片眼镜落在了地上,熟悉的容颜尽现。

“对不起,让你久等了,新一,我回来了。”多少年了,终于可以拥你入怀,你知道吗,这个时代,还是有人追查魔玉的下落,说它可以让人长生不老,很荒谬不是吗,也就是因为这些人的阻挠,才耽误了这么久,而且险些丧命,所谓魔玉,本就不该存在于世。

潘多拉魔玉散出阵阵红光,像是惧怕着什么,浮在了半空中,发出无声的悲鸣。

“魔玉并没有实现我的愿望,新一,说出你的愿望吧。”快斗侧揽着新一,两人一同面对魔玉那刺眼的红光。

“潘多拉,消失吧,永远的!”如果不是快斗,自己恐怕找不到真正的答案,一定会输给对黑暗的恐惧,但现在,他就在自己身边,已经再没有什么值得惧怕了。

魔玉应声破裂,直到化为无数的碎片消失在空中,一切都结束了,再没有人因它而死,错乱的世界恢复了秩序。

“快斗他,一定会与新一相遇吧,在那个世界。”享受着熟悉的味道,新一不经意的想。

“会的,时空无法阻隔我们的羁绊,他们的感情不会被死亡拆散。”

“那你呢?”新一有些不安的低着头,刘海遮住了他的表情,“你说你找回了快斗的记忆,那……”

“对你的爱,不用找回,已经刻入这个灵魂。不然,身为怪盗的我不会被你吸引,也不会一次次期待着你来到现场,更不会一次次涉险救你,还未找回记忆的我,已经爱上了你,你没有察觉吗?”

“我……”新一怔怔的看着面前的人,一时间回答不出,五百年前的他,好像没有这样会说情话吧。

“两份感情,两世爱恋,我会用余下的一生补偿你。”

压抑了三年的思念,穿越了五百年的羁绊,时空的阻碍并没有磨灭这份感情,反而将这份爱无限制的放大,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心,所有的情绪满溢而出。

“新一,你在哭吗?”快斗轻柔的抚上新一的侧脸,竟看到他眼角不易察觉的淡淡水汽。

“没有。”新一倔强的抬起头,压下眼角的酸涩。

“现在轮到我来问你了,你呢?”

新一伸出双臂,环上快斗的脖颈,将唇贴近了他,无声地传达,自己的思恋。

无法用言语来形容,那种失而复得的喜悦,上一次的吻,是在五百年前,从未想过,还会再相见。

“不再是半妖的你,愿意与我一同生活下去吗?”新一问出了与前世同样的话语。

“乐意之极。”快斗披风起落,换上了五百年前,与新一初遇之时的那件火鼠裘,黑色的长发与兽耳同那时的自己无异。

“生日快乐,新一,我穿越时空来找你了。”抱起新一在原地转了两圈,半妖打扮的快斗笑地像个孩子。

新一轻笑出声,“你就是你,是我的快斗。”

两人一同倒在神木之下,望着那轮五百年不变的弯月,十指相扣,默契的靠近,直到身影重合,光芒晕染了他们的侧脸,神木的枝叶轻轻摇曳,似与主人产生了共鸣,那是怎样美好的幽静画面。

魔玉引回半妖的记忆,弯月送回前世的情缘,再次回到最初相遇之处,执起彼此的手,推动命运的齿轮,延续那份爱恋,神木见证我们的永恒。

——Fin——


评论(3)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