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梨子

腐女兼娃娘一枚,不定期发些短篇或完结文,发了就不会弃坑,无肉不欢,所有文和图不得无授权私自搬运。
目前写过米优,快新,熙华,三日鹤等,欢迎同党翻阅吃粮,文风傻白甜,少虐,文笔渣,感谢每个来看文的小可爱。
求补档肉的小可爱们请加企鹅群在群文件查找:快新群号533302557;灵契群号584738629

【快新】《Secret Love》短污大学梗(其实是自己生贺2333

 @ダイヤ 预祝高考一切顺利。

说明:欢脱向短篇R18,因为梨子今天过生日,就写了自己比较喜欢的梗,大写的OOC不喜误入,其实不是特别H,写肉能力似乎退化了憋不出,凑合看吧。

H部分请看微博链接,之前的小号因为发H被封号了,又注册了一个,再被封号写文就告别微博了QAQ


东京大学与其他大学一样,到了大三之后才不必担心学分被扣问题,而学生会的学长们,历来对大一的学生‘特别关照’。 

工藤新一,享有免扣学分特权,因为他一切违纪行为,都与案件有关。而他的室友之一黑羽快斗,无任何特权,面临着学分不够即将重修的问题,经常逃寝的他,没有任何理由,因为原因他说不出口。

又到了十点,学生会负责查寝的学长带着令人厌恶的轻蔑神情走进了210寝室。

“白马探,服部平次?很好,按时回寝了。”学长先看了看靠门的上下铺,一个躺在床上翘着腿玩手机,另一个靠在床边看着小说。

“工藤新一呢?”

“去追基德了。”下铺的服部扬了扬手边的报纸,“基德发了预告函,学长不知道?”

“好,工藤君有特权我管不起。那黑羽快斗呢?这是第几次逃寝了,这次再扣就要重修了。”学长得意的说,虽然黑羽也算是学校的名人,但一心想抓到违纪者的他才不管那些。

“额,他……”白马忍不住开口,毕竟也算是朋友,还是不忍心看着他才大一下学期就被点名批评甚至重修学分。

“他和工藤一起去追基德了。”服部替白马答道。

“是吗,那么我现在给中森警部打电话确认。”

见学长说着拿起了电话,床上的两人悄悄在手机上按着什么。

一个快速发了短信过去,一个播出了电话。

“学长,工藤的电话,他说现在和中森警部在一起。”服部坐起来,将手机递过去。

“喂,工藤君吗?”学长狐疑的接过电话,工藤怎么知道自己要找中森警部。

“嗯,中森警部就在我身边,我让他听电话。”停顿了两秒,那边换成了中年大叔的声音,“我是中森,请问什么事?”

“你好警部,请问黑羽快斗和你们在一起吗。”

“对没错,今晚情况有些特殊,就让工藤那小子带了同样会魔术的黑羽君过来,等下就回去了,有什么问题吗?”

“因为黑羽君经常逃寝所以确认下,那么没事了,打扰您很抱歉。”

“是吧,侦探怎么会撒谎。”服部压下心中的违心感,摆摆手说道。

“中森警部说了等下就会回来,那么我十一点再来查寝,还没回来的话别怪我扣学分了。”

“好,放心放心,他们等下就回来。”服部和白马都坐在床边,面带微笑目送着学长离开。

确认脚步声消失后,服部喊道,“快,白马,给那个刺猬头打电话,别再拖着工藤整晚不回来,万一被查出基德今晚根本没有预告就死定了,我们两个也会被牵连。”

“是是,知道了。”白马无奈的翻到通讯录,按下了‘小偷君’这个号码。

既然并没有什么预告,那么中森警部自然是快斗自己的变声了,至于两人今天逃寝的原因……

“喂,白马,又怎么了?”

“立刻,马上,回寝室,十一点的时候学长还会来查寝,你应该知道吧,再被扣分你就直接重修了,学生会这是铁了心非要逮一个杀鸡儆猴了,而你就是那只鸡,小偷君。”

“哈?你才是鸡。”快斗没好气的说着,然后委屈的看了眼对面偷笑的室友兼恋人,说了句我知道了就挂断了电话。

“那么回去吧,不要任性了,你真想重修吗?”将最后一小块牛排卷进嘴里,新一拿起手帕擦了擦嘴。

“可是新一,今天是什么日子,你知道的。”

“我知道又怎样,没办法啊,难道你想以后每天下课后还要去多修一门课?”

“不想。”快斗郁闷的甩了甩头,“那之后要补偿我。”

“好,快走吧。”新一看了眼时间,距离十一点还有五十分钟,而自己和快斗跑到了离学校很远的多罗碧加公园,要赶回去还真是时间紧迫。

还差五分钟,快斗带着新一翻过寝室一楼的围墙,从一楼的无人寝室溜进去,因为门禁时间已过,正门早已关闭。

“好慢啊你们两个,去哪了啊?还要我们来圆谎。”

“今天没有偷窃计划吧,带着工藤君干什么去了?”

“一些私事。”接到新一的警告眼神,快斗打着哈欠敷衍地回着。

十一点已过,已经洗漱完毕的两人开始犯困。

“学长大概是忘了,你们两个困了就先睡吧。”服部揉了揉困倦的双眼,伸手放下了帘子。

“晚安,别忘了关灯。”白马的声音也从帘帐内传出。

灯灭了,寝室一片黑暗,微弱的月光透过淡色的窗帘洒进来,安静而祥和。十一点零五分,上铺的快斗蹑手蹑脚地爬下床梯,撩开下铺淡蓝色的床帘钻了进去。

“喂,你干嘛。”还未睡着但也有些迷糊的新一被吓到。

“新一说了之后会补偿我的吧,今天可是特殊的日子,就这样过去好不甘心啊。”

“哈?别闹了,明天还有课。”

“喂,新一,转过来,看着我。”在那人耳边轻语,摸索着抚上对方的侧脸。

“白马和服部还在啊。”

“他们已经睡着了,大阪黑炭的呼噜声都响起来了。”

“那,那也不行。”

“新一,我们是什么关系?”

“恋,恋人。”

“今天是什么日子?”

“交往一周年。”

“那你觉得就这样过去真的好吗,你就这样怕被知道?”

“不,我……”

“新一,你真的喜欢我吗?”

“当然…喜欢啊。”

“那你亲我一下。”

“亲你,你就会乖乖回你的床上去吗?”

“嗯。”

黑暗中,快斗感受到自己的脸被一双温暖纤细的手捧住,接着一个青涩的吻印了上来,然后又蜻蜓点水般的撤离。

“好,好了吧,快回去。”

“不要,新一都这么主动了,我怎么能离开呢。”快斗狡猾地笑着,拽开被子,欺身压在新一身上。

就在这时,门被推开了,手电筒的光亮照射进来,让床上的两人心里一紧。糟了,因为等查寝所以忘了锁门。

“对不起打扰了,黑羽君和工藤君回来了吗?”是学长的声音。

“回来了。”

“工藤君回来了,那么黑羽呢?”撩开上铺的床帘发现并没有人,学长问道。

“也回来了。”

“工藤君,虽然你和黑羽君声音很像,但我又不傻,声音传来的地方我还是知…道…的……”拉开工藤的床帘,看到躺在一起的两人,学长惊住了。

“你们,这是……”

“额,天气寒凉,这样比较暖和,而且没有不许两人同床这种规定吧。”快斗伸手覆盖住新一的双眼,为他挡下刺眼的光,慵懒的声音带着被打扰的不悦。

“没,没有,对不起打扰了。”学长连忙跑了出去,顺便带上了门,寒冷什么啊,现在可是炎夏啊。

“所以说为什么学长这么针对你,非要让你重修不可。”平复着因为惊吓而不稳的呼吸,新一轻声问道。

“上学期,学长喜欢的女孩子向我告白了,所以……”

“你啊。”

“新一吃醋了?”

“才没,告白而已,你又不会答应。而且要说吃醋的话,有数不清的人喜欢身为基德的你,我哪吃得过来。”话刚出口,就被重新压在了床上。

H部分请走微博链接http://weibo.com/p/1001603980776025760156

——小番外——

“早啊,工藤!”清晨六点半,服部的声音吵醒了睡梦中的另三位室友。

“闭嘴。”白马首先抗议,他和工藤一样,有着轻微的起床气。

“喂喂,说好的去晨跑呢,怎么一个个都睡得跟死猪似的,昨晚都没睡好吗?哎,似乎有什么奇怪的气味?”

听到这话,睡梦中的新一似乎被惊醒般猛地踹了快斗一脚,力度之大,直接将他踹下了床。

“额,黑羽,你,为什么?”

“我,我睡迷糊了,半夜从厕所回来上错床了。”

“喂喂,你没事吧,真够笨的。”服部笑道,幸好天真的他比较好骗。

“工藤呢,还没起?”

“没。”快斗揉了揉惺忪的睡眼,都懒得站起来,闷闷地回答。

“咦,垃圾桶怎么突然多了那么多纸团,似乎还有奇怪的味道。”

“啊,那个,大概天气炎热,昨天扔掉的酸奶腐坏了,我马上去扔掉!”快斗仿佛突然清醒般站起,拍了拍身上的灰,抓过垃圾桶飞快的跑出去。

“喂,这家伙,跑这么快。”服部本打算让黑羽帮自己这边也倒一下垃圾,却被对方有些激动的态度吓到。

结果到了七点半,新一才被闹钟吵醒,快斗连忙带他去了浴室。

“咦,工藤,你的脸怎么那么红?”早上人不多,每个淋浴间也都有帘帐隔断,服部不明白好友这是怎么了,而且现在已经八点十分,一个澡洗了四十分钟,还真是够慢。

“没,没什么,只是水温似乎有些高。”

“哦这样,那快点吧,还有二十分钟就上课了,早餐帮你们买了,放在桌上。”

“谢谢。”

“不用,那么我和白马先走了啊,这家伙似乎很困,想先去教室补觉。”

“好。”

九点整,第一节课已经过了半小时,教犯罪心理的教授很是疑惑,黑羽同学平时就经常睡觉暂且不提,最爱上他课的两位知名侦探——白马探和工藤新一,怎么今天睡得昏天暗地,昨晚没什么案子吧,这是集体失眠?

十一点半,上午第三节课已经过去二十分钟,这节课是福尔摩斯推理分析,每周只有一节,对于工藤这类侦探来说可谓无比珍贵,而他们还在睡觉,老教授不禁有些心疼,侦探原来是这么累的职业啊,孩子们真是辛苦了。

下午没课了,工藤新一和白马探却被叫到了办公室。

“你们两个是我们这些教授最器重的,但不要总是因为案件睡得太晚,我知道你们很聪明,但课还是要听的啊。”

“不要让自己太辛苦啊,好好休息。”

“这两本福尔摩斯推理分析珍藏版送给你们,回去自己补补课。”

教授们的声声关心让新一无比脸红,其实自己根本不是因为什么案子才会上课补觉,但说不出啊。

两人连连道谢并表示不会再上课补觉后,教授们终于放他们回寝室了。

“喂,白马君,你昨晚也没睡好吗?”

“也?这么说工藤君也没睡好?”

“额,算是吧,有点失眠。”

“我没睡好,但不是失眠,其实这一整晚我都很困。”

“哎?那为什么?”

“还不是因为你和小偷君……”意识到不小心脱口而出了什么,白马连忙噤声。

“哎?”

“别隐瞒了,你以为我们是干什么的,会察觉不出你们之间的暧昧?”

“你…们?”

“服部也知道。”

“……”他和快斗,有那么明显吗?

白马笑了笑,拿出手机快速按了几下,将一条短讯展现在工藤面前。

「我知道你的意思,他们两个很暧昧,绝对不是朋友的感情,但不管工藤做什么决定,我都会支持他,不过那个刺猬要是敢伤害工藤,我决不轻饶。」

“虽然有些迟,不过我还是要说,祝你们幸福。”

“谢谢。”心中满满的感动,自己没有勇气挑明的感情被好友们祝福,那么还有什么好顾忌的呢。

回到寝室之后,新一将床上补觉的人推醒。

“快斗,这周末一起回我家吧,我已经告诉老妈他们了,周五晚上的航班,你妈妈也会一起。”

“哎,为什么?”

“正式告诉他们,我们的关系。”

“哎哎哎?新一你不是怕……为什么突然就……”

“因为,我们彼此相爱啊。”

——END——



评论(10)

热度(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