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梨子

腐女兼娃娘一枚,不定期发些短篇或完结文,发了就不会弃坑,无肉不欢,所有文和图不得无授权私自搬运。
目前写过米优,快新,熙华,三日鹤等,欢迎同党翻阅吃粮,文风傻白甜,少虐,文笔渣,感谢每个来看文的小可爱。
求补档肉的小可爱们请加企鹅群在群文件查找:快新群号533302557;灵契群号584738629

《双重侵占》3P高h注意K→新←快3P文(上中下三篇全完结)

《双重侵占》K→新←快3P文

食用注意:不是串连,二对一,新一受,快新党放心食用√

后面写的很匆忙见谅QAQ中篇下篇走链接。

 @ダイヤ 


【上篇】

清晨,工藤宅,黑羽快斗将一盘煎蛋放在桌上后,看了眼墙上的挂钟,连忙跑向卧室。

“新一,起床了,要迟到了。”

“唔…让我再睡一会儿,昨晚看书看到很晚。”

看着床上的人呜哝一声转过去继续睡,并露出双腿及背部的慵懒模样,快斗不禁一阵叹气。

又是这样,在自己面前毫无防备,毫无自觉的在自己面前显露不平常的一面,虽说身为最好的朋友可以看到他各种可爱的样子,但同居不能同床、亲密却必须疏远,这种局面能持续到何时呢,自己已经忍不了太久了。

八岁那年,最崇敬的父亲因演出事故离世,母亲的朋友工藤有希子带着她的孩子来家里探望,那个孩子有着顺滑的黑色长发,穿着水蓝色的公主裙,笨拙的安慰自己,明亮的蓝瞳闪着小小的倔强,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精灵。她握着小拳头,说要做一个侦探,并在自己不小心笑出来之后追着满地跑,心里的阴霾被轻易卷走,她对自己说“眼泪除了让人可怜没有任何作用。”小小的孩子不懂爱,却认定了喜欢‘她’。直到母亲告诉自己,‘她’叫工藤新一,是个男孩子。一度想过放弃,偷偷跑到工藤宅,看看院子里捧着书的小男孩,本想打破自己的幻想,却只陷得更深。

16岁那年,快斗每天提早退学,从江古田跑到米花,藏在新一放学回家的路上,看着他与他青梅竹马的女孩说说笑笑,不知道他们在谈论什么,但新一偶尔会脸红的低下头、偶尔会被女孩敲下脑袋然后傻傻地笑笑……每一天,心里都扎下一根硬刺,但仍旧坚持着,因为只要能看到他,就足够了。突然有一天,他找不到他了,他的气息、他的影子、他的消息消失殆尽,仿佛一夜之间从这个世界上蒸发,调查了所有新一接触过的人,查到了江户川柯南这个人,暗自观察后,确定了他就是新一。

18岁,他们高中毕业,解决了一切的工藤新一再度出现在他的视野,为了接近他,快斗放弃了拉斯维加斯的专业魔术学院,不顾母亲的不解毅然陪着新一考进东京大学,并以其母工藤有希子的说辞为由,住进工藤宅,照顾不会家务料理的新一。

到现在的19岁,这份暗恋已经持续十一年,每天都过得小心翼翼。在他高兴地讲着福尔摩斯时,充当一位合格的听众,即使自己对福尔摩斯一点兴趣都没有;在他因为案件太拼而受伤归来时,为他包扎、替他清洗,埋怨他的任性;在他悲伤愤怒的时候,借给他肩膀,让他能在自己面前宣泄心声,然后暗下清除让他不快的一切因素,只为看见他的笑颜。但是,不管做什么,这些年从未透露过自己对他的感情,即使看到那个大阪的黑皮肤少年对新一勾肩搭背,即使自己的死对头白马揽着他讨论案件,即使心里的泪水已经决堤,还是会笑着退到一边等待,因为他们是新一的朋友,自己也只是新一的朋友。

“快斗,你怎么了?”已过了五分钟,起床换好衣服的新一奇怪地看着仿佛一尊雕像的人。

“新一,以后我也睡你房间好不好?”

“为什么?”

“因为我不看着你,你总是睡得很晚。”快斗暗自握紧了拳,他真的不想听到拒绝。

“随便你吧。”

“太好了!”

“嗯?”

“啊,我的意思是,终于不用每天早上辛苦的叫你起床了,好了快去吃早餐吧。”

新一奇怪地看着快斗离去的背影,然后耸了耸肩,不再考虑。

“快斗,你对怪盗基德有兴趣吗?”午休时,新一这样问道。

“怪盗基德?没兴趣啊。”

“那为什么每次你都会出现在他的犯罪现场?”

“因为我想看看你有没有需要帮忙的。”无力的辩解,黑羽快斗心里很不安,为什么总是出现在基德的现场,他自己也不知道,或者说他没有那段记忆。多少次,他本在家里为新一准备晚饭,回过神却已经站在月色下,而且每一次,都是在基德逃跑后,自己出现在新一面前。难道是间歇性失忆?这样好恐怖啊,最近失忆的次数越来越多了,连新一都开始怀疑,看来只能去找老同学问个究竟。

“新一,我有点头疼,下午的课就不上了,你帮我点个到。”

“没事吧,用不用我陪你去医院?”

“不用担心,休息一会儿就好,那我先走了。”

“好。”

一小时后,黑羽快斗抵达一个偏僻的复古宅邸,门牌上写「小泉」

“好久不见啊,怪盗先生。”

“我一直以为是你在开玩笑,现在我想让你告诉我,为什么你和白马都认为我是怪盗基德。”

“你失忆了?”

“很久以前,我就经常会忘记一些事,有时会从一个地方突然到另一个地方,最近这种情况愈加频繁。”

“你不知道吗?”

“什么?”

“你就是怪盗基德……看你这震惊的表情,看来没有说谎,给我几根头发,我需要做个占卜。”

另一边,没有了快斗,上课更加无聊,新一第二节课便以照顾朋友为由早退了,特意绕远去买了他最爱的巧克力蛋糕。快斗一直对他很温柔很照顾,两人的相处模式似乎超越了普通的朋友,自己也容易沉溺于他的温柔。但自己有喜欢的人,不是已经订婚的青梅,而是月下的宿敌——怪盗基德,那不可一世的嚣张态度、华丽大胆的行事方法深深地吸引着身为侦探的自己,虽然一度怀疑基德就是快斗,但是没有任何证据,对方也没有任何破绽,所以就那样不了了之。

回到家并没有看见快斗,新一疑惑地拨出电话却只收到一串盲音。

“爱之切,人之分。”

“什么意思?”快斗有些焦急,这种时候他没心情听红子开玩笑。

“你喜欢着一个人,喜欢了很久却不敢表露,内心十分痛苦压抑,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种爱渐渐失控,你渴望得到他,渴望到癫狂,你的内心接受了这种暗示,逐渐分裂出另一个人格。”

“你的意思是我有人格分裂症?”快斗一脸不可置信,爱一个人爱到患上精神病吗?

“从医学的角度来说,确实是的,但是用医学手段却治不了。”

“那我该怎么办,体内有着另一个人格什么的,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你先冷静下来,这不一定是坏事。”

“你有办法解决,对吗?”

“当然,但是我为什么要费心帮你做对我没有好处的事呢。”

“你想要什么?”

“你的秘密,看在同学一场的情面上,我帮你,但是你要告诉我你喜欢的人是谁,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毕竟我也曾经喜欢过你。”

“我想你也认识,工藤新一,新闻经常会报道他,我从八岁起就喜欢他了。他很善良,很聪明,他的破案能力真的很强,就是经常会逞强,把自己搞到受伤让我担心,但我就是喜欢他的这种倔强,平时一副冷静的模样,但是意外的很笨拙很可爱,不会做饭、不会料理家务、还有起床气,但是能照顾他真的很幸福。还有还有啊,他最吸引我的地方就是……”

“停,我已经充分了解你有多喜欢他了,不用一一说给我听。”

“那你愿意帮我了吗?”

“你听好,我有办法将你体内的另一个人格分离出来并赋予实体,但风险很大,你需要赌工藤君的心意,如果他喜欢你,那么两个人格从此合二为一,反之,你身为黑羽快斗的本来人格将被身为基德的另一人格完全取代,他将代替你活下去,也就是说一旦赌注失败,你将从这个世上永远消失。”

“我不能控制另一人格吗?”

“不能,你的思念早已具象化,基德已经违背你的意愿行动。”

“他会伤害新一吗?”

“不会,他是你对工藤君思念的结合体,拥有比你更强的感情,他的行动同样出于对工藤君的爱,但是因为你将所有压抑抛给了他,他的行动会相对冲动,说不定已经将工藤君……”

“我赌!快点,我要怎么做。”即使知道那也算是自己,快斗还是不敢再想下去,那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可能性,而且他已经受够了,为新一做了这么多,小心地隐藏起全部感情,如果还是不能得到他的心,那么就让基德代替他照顾新一,自己就此退出他的生命。

“给你一点考虑的时间,这管药水拿去,决定之后喝下它,基德就会分离出来并实体化。”

回到家已是傍晚六点,看到沙发上熟睡的新一,悄悄拿去他脸上覆盖着的书,虽然不忍心但还是将他叫醒。

“新一,吃饭了,因为太晚了只好买了外卖。” 

“嗯?你去哪了,电话也打不通,我特意早退回来看你,还给你买了巧克力蛋糕。”

“我去了下朋友家,比较偏僻,大概信号不稳定。新一买了蛋糕吗,谢谢,我很开心。”

“真是的,身体不舒服就不要乱跑啊,现在还头痛吗?”慵懒的打个哈欠,伸手示意快斗将自己拉起来,新一揉着惺忪的睡眼,向餐厅走去。

“已经没事了,倒是你,又不穿拖鞋,容易着凉啊。”

“有地毯不凉的,你管太多了。”

“你妈妈拜托我照顾你所以……”

“又是我老妈,我已经听够了。”

自己的关心已经成了累赘是吗,也是呢,没有任何立场约束他那么多,他从来不属于自己。

“如果是基德……”

“什么?”

“新一,你对基德怎么看?喜欢吗?”

“咳咳咳……你、你在说什么啊!”不小心被咖啡呛到,新一连忙辩解,快斗怎么会知道的。

“看你的反应,是真的吧……他有对你做什么吗?” 

“我是侦探他是小偷,除了追捕与被追捕,还能做什么?”

“那你为什么脸那么红。”

“才没有啊。”

“你真的喜欢他。”快斗苦笑着下了定论。

“说了没有!喂,你拿着什么东西?”

“希望还能见到你。”

“你什么意思?放下!”连忙从椅子上站起,试图阻拦但已经来不及,只能看着他将一管深红色的液体喝掉。

黑羽快斗感觉心脏一阵撕裂的痛,然后一个半透明的人影从自己身上分离,逐渐变得清晰。

“好久不见,我的名侦探,还有,快斗君。”

【中篇】http://www.blnovel.com/32/32803/798401.html

【下篇】http://www.blnovel.com/32/32803/798402.html

——Fin——

评论(46)

热度(274)